舉世趨柔媚,憑誰問丈夫?
狐顏同妾婦,蝟骨似侏儒。
巾幗滿縫掖,簪笄盈道涂。
莫嗟人異化,宇內盡模糊!

我常道,人若能持正性,冠笄中有丈夫;人若還無貞志,衣冠中多女子。故如今世上有一種孌童,修眉曼臉,媚骨柔腸,與女爭寵,這便是少年中女子;有一種佞人,和言婉氣,順旨承歡,渾身雌骨,這便是男子中婦人;又有一種蹐躬踽步,趨膻附炎,滿腔媚想,這便是衿紳中妾媵。何消得裂去衣冠,換作簪襖!何消得脫卻須眉,涂上脂粉!世上半已是陰類,但舉世習為妖婬,天必定為他一個端兆。  嘗記宋時宣和間,奸相蔡京、王黼、童貫、高俅等專權竊勢,人爭趨承。所以當時上天示象:汴京一個女子,年紀四十多歲,忽然兩頤癢,一撓,撓出一部須來。數日之間,長有數寸。奏聞,圣旨著為女道士,女質襲著男形的征驗。又有一個賣青果男子,忽然肚大似懷孕般,后邊就坐蓐,生一小兒,此乃是男人做了女事的先兆。我朝自這干閹奴王振、汪直、劉謹與馮保,不雄不雌的在那邊亂政。因有這小人磕頭掇腳,搽脂畫粉,去奉承著他。古人道的:

舉朝皆妾婦也,上天以災異示人:

此隆慶年間,有李良雨一事。這李良雨,是個陜西西安府鎮安縣樂善村住民。自己二十二歲,有個同胞兄弟李良云,年二十歲。兩個早喪了父母。良云生得身材魁偉,志氣軒昂;良雨生得媚臉明眸,性格和雅,娶一本村韓威的女兒小大姐為妻。兩個夫婦呵:

男子風流女少年,姻緣天付共嫣然,
連枝菡萏雙雙麗,交頸鴛鴦兩兩妍。

這小大姐是個風華女子,李良雨也是個俊逸郎君,且是和睦。做親一年,生下一個女兒,叫名喜姑,□□(才得)五個月,出了一身的疹子,沒了。他兄弟兩個原靠田莊為活。

忽一日,李良雨對弟道:“我想我與你,終日弄這些泥塊頭,納糧當差,怕水怕旱,也不得財主。我的意思,不若你在家中耕種,我向附近做些生意。倘賺得些,可與你完親。”

良云道:“哥,你我向來只做田莊,不曉得生理,怕不會做。”  李良雨道:“本村有個呂達,他年紀只與我相當,倒也是個老江湖。我合著他,與他同去。”

李良云道:“不是那呂不揀么?他終年做生意,討不上一個妻子。哪見他會賺錢?況且過活得罷了,怎丟著青年嫂嫂,在外邊闖?”

韓氏便道:“田莊雖沒什大長養,卻是忙了三季,也有一季快活,夫妻兄弟聚做一塊兒。那做客餐風宿水,孤孤單單,誰來照顧你?還只在家。”

那李良雨主意定了,與這呂達合了伙,定要出去,在鄰縣郃陽縣生理。收拾了個把銀子本錢。韓氏再三留他不住,臨別時再三囑咐道,自己孤單,叫他早早回家。良雨滿口應承,兩兩分別。

客路暮煙低,香閨春草齊。
從今明日夜,兩地共凄凄。

韓氏送出了門。良云恰送了三、五里遠,自回家與嫂嫂耕種過活。

這邊李良雨與呂達兩個,一路里戴月披星,來至郃陽,尋了一個主人閔子捷店中安下。

這李良雨雖是一個農家出身,人兒生得標致,又好假風月。這呂達在道路,常只因好嫖花哄,所以不做家。  兩個落店得一兩日,李良雨道:“哪里有什好看處?我們同去看一看。”  此時呂達在郃陽,原有一個舊相與妓者欒寶兒,心里正要去望她。道:“這廂有幾個妓者,我和兄去看一看何如?”

李良雨道:“我們本錢少,經什嫖?”

呂達道:“嫖不嫖由我?我不肯倒身,她怎么要我嫖得?”兩個笑了,便去闖寡門。一連闖了幾家,為因生人,推道有人接在外邊的;或是有客的;或是幾個“鍋邊秀”,在那廂應名的。  落后到欒家,恰值欒寶兒送客,在門首見了呂達,道:“我在這里想你,你來了么?”兩邊坐下,問了李良雨姓,吃了一杯茶。

呂達與這欒寶兒兩個說說笑笑,打一拳,罵一句,便纏住,不就肯走起身。李良雨也插插趣兒,鬼混半晌。  呂達怕李良雨說他一到便嫖,假起身道:“我改日來望罷!”

那欒寶道:“我正待作東,與你接風。”

呂達道:“怎么要姐姐接風?我作東,就請我李朋友。”

李良雨叫聲:“不好叨擾”,要起身。

呂達道:“李兄,你去,便不溜亮了。”欒寶兒一面邀入房里。

里面叫道:“請心官來!”是她妹子欒心兒。出來相見,人材不下欒寶兒,卻又風流活動:  冶態流云舞雪,欲語鸚聲鸝舌。

能牽浪子肝腸,慣倒郭家金穴。

便坐在李良雨身邊,溫溫存存,只顧來招惹良雨。半酣,良雨假起身。

呂達道:“寶哥特尋心哥來陪你,怎舍得去?”

良雨道:“下處無人。”

呂達道:“這是主人干系,何妨?”兩個都歇在欒家。

次日,就是李良雨回作東。一纏便也纏上兩、三日。

不期李良雨周身發起寒熱來,小肚下連著腿,起上似饅頭兩個大毒。呂達知是便毒了。道:“這兩個一齊生,出膿、出血怎好?連吃上些清涼敗毒的藥,遏得住。”  不上半月,只見遍身發瘰,起上一身廣瘡。客店眾人知覺,也就安不得身,租房在別處居住。只有呂達道:“我是生過的,不妨。”日逐服事他。

李良雨急于要好,聽了一個郎中,用了些輕粉等藥,可也得一時光鮮。誰得他遏得早,毒畢竟要攻出來。作了蛀梗,便一節節見爛將下去,好不奇疼。

呂達道:“這是我不該留兄在娼家,致有此禍。”

李良雨道:“我原自要去,與兄何干?”并沒個怨他的意思。

那呂達盡心看他。將及月余,李良雨的本錢用去好些。呂達為他不去生意,賠吃賠用。見他直爛到根邊,呂達道:“李大哥,如今我與你在這邊,本錢都快弄沒了。這也不打緊,還可再掙。只是這本錢沒了,將什么賠令正?況且把你一個風月人干鱉殺了!”李良雨在病中竟發一笑。  不上幾日,不惟蛀梗,連陰囊都蛀下。先時李良雨嘴邊髭須雖不多,也有半寸多長,如今一齊都落下了。

呂達道:“李大哥,如今好了,絕標致一個好內官了。”

那根頭還爛不住,直爛下去。這日一疼,疼了個小死,竟昏暈了去。只見恍惚之中,見兩個青衣人一把扯了就走。一路來惟有愁云黯黯,冷霧凄凄。行了好些路,到一所宮殿。一個吏員打扮的走過來,見了道:“這是李氏么?這也是無錢當枉法,錯了這宗公案。”須臾殿門大開:

當殿珠簾隱隱,四邊銀燭煌煌。香煙繚繞錦衣旁,珮玉聲傳清響。武士光生金甲,仙官風曳朱裳。巍巍官殿接穹蒼,尊與帝王相抗。

良雨偷眼一看,階上立的都是馬面牛頭,下邊縛著許多官、民、士、女,逐個個都唱名過去。  到他,先是兩個青衣人過去道:“李良雨追到。”

殿上道:“李良雨,查你前生合在鎮安縣李家為女,怎敢賄囑我吏書,將女改男?”  李良雨知是陰司,便回道:“爺爺,這地方是一個錢帶不來的所在,吏書沒人敢收,小人并沒得與。”

一會,殿令傳旨:“李良雨仍為女身,與呂達為妻;承行書吏,免其追贓,準以‘錯誤公事’擬罪;李氏發回。”

廿載奇男子,俄驚作女流。
客窗閑自省,兩頰滿嬌羞。

就是兩個人將他領了,走有幾里,見一大池,將他一推,霍然驚覺,開眼,呂達立在他身邊。

見了道:“李大哥,怎一疼竟暈了去?叫我耽了一把干系。同你出來,好同你回去才是。”忙把湯水與他。那李良雨暗自去摸自己的,宛然已是一個女身,倒自覺得滿面羞慚。喜得人已成女,這些病痛都沒了。

當時呂達常來替他敷藥,這時,他道好了,再不與他看。將息半月,臉上黃氣都去,髭須都沒,唇紅齒白,竟是個好女子一般。  那呂達來看,道:“如今下面怎么了?”

李良雨道:“平的。”

呂達道:“這等是個太監模樣么?”出他不意,伸手一摸,李良雨忙把手去掩了。

呂達想道:“終不然一爛,怎么爛做個女人不成?果有此事,倒是天付姻緣,只恐斷沒這理!”

這夜,道天色冷,竟鉆入被中,那李良雨死命不肯,緊緊抱住了被。  呂達道:“李大哥,你一個病,我也盡心伏事,怎這等天冷,共一共被兒都不肯?”定要鉆來。  那李良雨也不知怎么,人是女人,氣力也是女人,竟沒了,被他捱在身邊。李良雨只得背著他睡。他又摸手摸腳去撩他,撩得李良雨緊緊把手掩住胯下,直睡到貼床去。呂達笑了道:“李大哥,你便是十四五歲小官,也不消做這腔。”偏把身子逼去,逼得一夜不敢睡。呂達自酣酣的睡了一覺。

心里想:“是了,若不變做女人,怎怕我得緊?我只出其不意,攻其無備。”倒停了兩日,不去擾他。  這日打了些酒,買了兩樣菜,為他起病。兩個對吃了幾盅,只見李良雨酒力不勝。早已:

新紅兩頰起朝霞,艷殺盈盈露里花。
一點殘燈相照處,分明美玉倚蒹葭。

更在酒兒后燈兒下,越看越俊俏。  呂達想道:“我聞得初婚人作大嫩,似此這樣一個男人,也饒他不過。我如今不管他是男、是女,捉一個醉魚罷。”苦苦里挜他□□(吃酒),李良雨早已沉醉要睡。

呂達等他先睡了,竟捱□□(進被)里。此時李良雨在醉中不覺,那呂達輕輕將手□□(去摸),果是一個女人,呂達滿心歡喜,一個翻身竟跳□□(上身)。

這一驚,李良雨早已驚醒,道:“呂兄不要羅唣!”

呂達道:“李大哥,你的光景,我已知道,到后就是你做了□□(婦人),與我相處了三四個月,也寫不清。況我正無妻(室),□□(你可)與我結成夫婦,你也不要推辭。”

李良雨兩手狠□□(命推)住,要掀他下來時,原少氣力,又加酒后,他身子□□(如泰)山般壓下來,如何掀得?急了,只把手掩。

那呂達□□(緊緊)壓住,乘了酒力,□□□□□(把玉莖亂攻)。

李良雨急了,道:“呂大哥,我與你都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,今日雖然□□(轉了)女身,怎我羞答答做這樣事?”

呂達道:“你十五□□(六歲)時,不曾與人做事來?左右一般。如今我興已動,□□(料也)歇不得手。”

李良雨道:“就是你要與我做夫妻,須□□□(待拜了)花燭。怎這造次!”

呂達道:“先后總是一般。”猛力□□(將他)手扯開,□□□(只一挺)。

李良雨把身子一縮,叫一聲:“罷□(了)!”

那呂達已喜孜孜道:“果然就是一個黃花閨女!事□□(已得)手了,我也不要輕狂,替你溫存做。”

混了一會,那李良雨酒都做了滿身汗,醒了,道:“呂大哥,這事實非□□□(我不愿),我在那日暈去時,到陰司里,被閻王改作女身,□□(也曾)道該與你為夫婦,只嫌你太急率些。”

呂達道:“奶□□(奶,見)佛不拜,妳不笑我是個呆人么?我今日且與嫂嫂報仇。”

自此之后,兩個便做了人前的伙計,暗里夫妻。呂達是久不見女人的男子,良雨是做過男子的女人,兩下你貪我愛;燈前對酌,被底相勾,銀燭笑吹,□□(羅衫)偷解,好不快樂!

杯傳合巹燈初上,被擁連枝酒半酣。
喜是相逢正相好,猛將風月擔兒擔。

呂達道:“李大哥,我與妳既成夫婦,帶來本錢用去大半,如今沒得生意,不如且回,待我設處些銀兩再來□□(經紀)。”

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(李良雨道:“我也欲回家),只是我當初出來,思量個發跡,誰知一病,本錢都弄沒了,連累你不曾做得生意。況且青頭白臉一個俊生走出來,如今做了個婦人,把什嘴臉去見人?況且你我身邊還剩有幾兩銀子,不若還在外生理。”

呂達道:“我看如今老龍陽,剃眉、絞臉要做個女人,也不能夠;再看如今,呵卵泡捧粗腿的,(哪)一個不是‘婦人’?笑得你?只是妳做了個女人,路上經商須不便走。妳不肯回去,可就在這邊開一個酒店兒罷。”

李良雨道:“便是這地方,也知我是個男人。倏然女扮,豈不可笑!還再到別縣去。”

兩個就離了郃陽,又到鄠縣。路上,李良雨就不帶網子了,梳了一個直把頭;腳下換了蒲鞋;不穿道袍,布裙短衫,不男不女打扮。

一到縣南,便租了一間房子,開了一爿酒飯店。呂達將出銀子來,做件女衫,買個包頭,與些脂粉。呂達道:“男是男扮,女是女扮。”相幫她梳個三綹頭、掠鬢、戴包頭。替她搽粉涂脂,又買了裹腳布,要她纏腳。

綰發成高髻,揮毫寫遠山。
永辭巾幘面,長理佩和環。

自此,在店里包了個頭,也搽些脂粉,狠命將腳來收。個把月里,收做半攔腳,坐在柜身里,倒是一個有八九分顏色的婦人。兩個都做經紀過的,都老到。

一日,正在店里做生意,見一個醫生,背了一個草藥箱,手內拿著鐵圈,一路搖到他店里買飯,把李良雨不轉睛的看。良雨倒認得他,是曾醫便毒過的習太醫,把頭低了。不期呂達到外邊走來,兩個竟認得。

這郎中回到郃陽去把這件事做個奇聞道:“前日在這里叫我醫便毒的呂客人,在鄠縣開了酒飯店。那店里立一個婦人,卻是這個生便毒的男人,這也可怪!”三三兩兩播揚開去,道呂達與李良雨都在鄠縣。

只見李良云與嫂嫂在家,初時接一封書,道生毒抱病,后來竟沒封書信。要到呂達家問信,他是個無妻子光棍,又是沒家的。常常在家心焦,求簽問卜,已將半年。捱到秋收時候,此時收割已完,李良云只得與嫂嫂計議,到郃陽來尋哥哥。

一路行來,已到郃陽。向店家尋問,道有個李良雨,在這里因嫖生了便毒廣瘡。病了□□,□□□□□(蛀梗,后來與一個)姓呂的同去,近有一個郎中,曾在□□□□(鄠縣見他)。”  李良云只得又收拾行李,往鄠縣進發。□(問)到縣南飯店,里邊坐著一個婦人:

頭裹皂包頭,霏霏墨霧;面搽瓜兒粉,點點新霜。脂添唇艷,較多論少。啟口處香滿人前;黛染眉修,鎖恨含愁,雙蹙處翠迎人面。正是:

麗色未云傾國,妖姿雅稱當壚。

李良云定睛一看,道:“這好似我哥哥,卻嘴上少了髭須。”再復一眼,那良雨便低了頭。李良云假做買飯,坐在店中只顧把良雨相上相下看。

正相時,呂達恰在里面走將出來。李良云道:“呂兄一向……。”

呂達便道:“……久違!”李良雨倒一縮,竟往里邊走。  李良云道:“呂兄,前與家兄同來,家兄在哪廂?”

呂達道:“適才婦人不是?他前因病蛀梗,已變作一個女身,與我結成夫婦。她因羞回故里,只得又在此開個店面。”

良云道:“男自男,女自女,閹割了也只做得太監,并不曾有了做女人的事,這話恐難聽。”

正說時,只見那婦人出來道:“兄弟,我正是李良雨。別來將近一年,不知嫂嫂好么?西安府都□□(有年)成,想今年收成盡好。我只因來到郃陽時,偶然去嫖,生了楊梅瘡,后因爛去陽物。又夢到陰司,道我應為女,該與呂達為夫婦。醒時果然是個女身,因與他成了夫婦。如今我哪有嘴臉回得?家里遺下田畝,竟歸你用度。嫂嫂聽她改嫁。”

良云道:“才方道因蛀梗做了個女人,真是沒把柄子的?說話又說陰司判妳該與呂兄作妻,只系搗鬼!身子變女子?怎前日出門時,有兩根須,聲音亮亮的,今髭須都沒,聲音小了?”

呂達道:“她如今是個女人,沒了陽氣,自然無須、聲小,何消說得。”

良云道:“這事連我對面見的尚且難信,怎教嫂嫂信得?妳須回去說個明白。”良雨道:“我折了本,第一件回不得;變了女人,沒個嘴臉,第二件回不得;又與呂達成親,家里不知,是個茍合,第三件回不得。你只回去依著我說,教嫂子嫁人,不要耽誤她。兄弟,你疑心我是假的?我十四歲沒娘,十八歲死爹,二十歲娶你嫂嫂韓氏,哪一件是假的?”良云只是搖頭。  次日起身,□□(良雨)留他不住。呂達叫他做舅舅,贈他盤纏銀兩。又□□□□□(寫一紙婚書),教韓氏另嫁。良云別了,竟到家中。

一到,韓氏道:“叔叔曾見哥哥來么?”

良云道:“哥哥不見,見個姐姐。”

韓氏道:“尋不著么?”

良云道:“見來,認不的。”

韓氏道:“你自小兄弟,有個不認得的?”

良云道:“如今怕嫂嫂也不肯認,也不肯信。嫂嫂,我哥說是個女人。”

韓氏道:“這叔叔又來胡說,哥是女人,討我則什?前日女兒是誰養的?”

良云道:“正是奇怪。我在郃陽尋不著,直到鄠縣才尋著他。呂達和著一個婦人在那廂開酒飯店,問他哥哥,他道這婦人便是。”

韓氏道:“男是男,女是女,豈有個婦人是你哥哥的?”

良云道:“我也是這般說。那婦人死口認是我哥哥。教我認,我細認,只差得眉毛如今較細了,髭須落下,聲小了,腳也小了,模樣只差男女,與哥不遠。道是因生楊梅瘡爛成了個女人,就與呂達做了夫婦。沒臉嘴回家,叫田產歸我用度,嫂嫂另嫁別人。”

韓氏道:“叔叔,我知道了。前次書來,說他病,如今一定病沒了,故此叔叔起這議論。不然是薄情的另娶了一房妻小,意思待丟我,設這一個局。”  良云道:“并沒這事。”

韓氏道:“叔叔,你不知道,女人自有一個穴道,天生成的,怎爛爛得湊巧的?這其間必有緣故。還是呂達謀財害命是實,殺了你哥哥,躲在鄠縣,一時被你尋著,沒得解說,造這謊。若道是女人,莫說我當時與他做的勾當,一一都想得起。就是你,從小兒同大,怎不見來?變的這說,一發荒唐。”李良云聽了,果然可疑。

便請韓氏父親韓威,又是兩個鄰舍:一個高陵,一個童官,把這事來說起,一齊搖頭道:“從古以來,并不曾見有個雄雞變雌的,哪里有個男人變作女的?這大嫂講得有理,怕是個謀了財,害了命,討得一個老婆,見她容貌兒有些相像,造這一篇謊。既真是李良雨,何妨回來,卻又移窠到別縣?李老二你去,他把帶去本錢與你么?”

李良云道:“沒有。因將息病,用去了。只叫這廂田產歸我,嫂子嫁人。”

高陵道:“沒銀子與你,便是謀了財了。哥不來,這田產怕不是你的?嫂子要嫁也憑他,這張紙何用?老二便告,竟告他謀財殺命。同府的怕提不來?”

果然,把一個謀財殺命事,告在縣里。縣里竟出了一張關,差了兩個人,來到鄠縣關提。那呂達不知道,不隄防,被這兩個差人下了關。鄠縣知縣見是人命重案,又添兩個差人,將呂達拿了。

呂達對良雨道:“這事妳不去說不清。”就將店頂與人,收拾了些盤纏,就起身到鎮安縣來。

這番李良雨也不脂粉,也不三綹梳頭,仍舊男人打扮,卻與那時差不遠了。

一到,呂達隨即訴狀道:“李良雨現在,并無謀死等情。”知縣叫討保候審。

審時,李良云道:“小的哥子李良雨,隆慶元年四月間與呂達同往郃縣生理。去久音信全無,小人去尋時,聞他在鄠縣。小人到鄠縣,只見呂達,問他要哥子,卻把一個婦人指說是小的哥子。老爺,小的哥子良雨,上冊是個壯丁,去時鄰里都見是個男子,怎把個婦人抵塞?明系謀財害命,卻把一個來歷不明婦人遮飾。”

知縣叫呂達:“你怎么說?”  呂達道:“小人上年原與李良云兄李良雨同往郃陽生理,到不上兩月,李良雨因嫖得患蛀梗,不期竟成了個婦人。他含羞不肯回家,因與小人做為夫婦,在鄠縣開店。原帶去銀兩,李良雨因病自行費用,與小人無干。告小人謀命,李良雨現在。”  知縣道:“豈有一個患蛀梗就至為女人的理?”

叫李良雨:“你是假李良雨么?”

李良雨道:“人怎么有假的?這是小的兄弟李良云。小的原與呂達同往郃陽,因病蛀梗暈去,夢至陰司,道小人原該女身,該配呂達,醒來,成了個女人,實是真正李良雨。并沒有個呂達謀財殺命事。”

知縣道:“陰司一說,在我跟前還講這等鬼話!這謀李良雨事,連你也是知情的了。”

李良雨急了,道:“李良云,我與你同胞兄弟,怎不認我?老爺再拘小的妻子韓氏與小的去時左鄰高陵,右鄰童官辨認就是。在郃陽有醫便毒的葛郎中,醫蛀梗的溫郎中。老爺跟前怎敢說謊。”

知縣便叫拘他妻韓氏與鄰佐。此時都在外邊看審事,一齊進來。知縣叫韓氏:“這是妳丈夫么?”

韓氏道:“是得緊!只少幾根須。”

李良雨便道:“韓氏,我是嘉靖四十五年正月二十討你,十二月十一日生了女兒。我原是妳親夫,妳因生女兒生了個乳癰,右乳上有個疤。我怎不是李良雨?”

叫兩鄰,李良雨道:“老爺,這瘦長沒須的是高陵。矮老子童官,是小人老鄰舍。”兩個鄰舍叩頭道:“容貌說話果是李良雨。”

知縣又叫韓氏:”妳去看她是男是女。”

韓氏去摸一摸,回復道:“老爺,真是丈夫。只摸去竟是一個女人。”

知縣道:“既容貌辨驗得似,她又說來言語相對,李良雨是真,化女的事也真了。良雨既在,呂達固非殺命。良雨男而為女,良云之告似不為無因。她既與呂達成親已久,仍令完聚。韓氏既已無夫,聽憑改嫁。男變為女,這是非常災異,我還要通申兩院具題。”

因是事關題請,行文到郃陽縣,取他當日醫病醫生結狀。并查郃陽起身往鄠縣日期,經過宿店,及鄠縣開店兩鄰結狀。回來,果患蛀梗等病,在郃陽是兩個男人,離郃陽是一男一女,中間無謀殺等事。這番方具文通申府道兩院:

鎮安縣

為災變異常事:本月準本縣民李良云告詞。拘審間,伊兄李良雨,于上年六月中,因患楊梅瘡病,潰爛成女,與同賈呂達為妻,已經審斷訖。竊照三德有剛柔,權宜互用;兩儀曰陰、陽,理無互行。故牝雞鳴而唐亡,男子產而宋覆。妖由人興,災云天運。意者陰侵陽德,柔掩剛明,婦寺乘權,奸邪骩政。牝牡淆于賢路,晦味中于士心。邊庭有叛華即夷之人,朝野有背公死黨之行。遂成千古之奇聞,宜修九重之警省。事干題請,伏乞照詳施行。

申去,兩院道果是奇變,即行具題,圣旨修省:

揮戈回日馭,修德滅妖桑。
君德咸無玷,逢災正兆祥。

這邊縣官將來發放寧家。良雨仍與呂達作為夫婦,后生一子。李良云為兄弟,如今做了姊弟親眷往來。就是韓氏,沒守他的理,也嫁了一個人,與良雨作姊妹相與,兩個常想起當日云情雨意,竟如一夢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线上娱乐自助领体验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