詞曰:

疏眉秀盼,向春風,還是宣和裝束。
貴氣盈盈姿態巧,舉止況非凡俗。
宋寶宗姬,秦王幼女,曾嫁欽慈族。
干戈橫蕩,事隨天地翻覆。
一笑邂遁相逢,勸人滿飲,旋吹橫竹。
流落天涯俱是客,何必平生相熟?
舊日榮華,如今憔悴,付與杯中醁。
興亡休問,為伊且盡船玉。

這一首詞名喚《念奴嬌》,乃是宋朝使臣張孝純在粘罕席上有所見之作。當時靖康之變,徽、欽被擄,不知多少帝女王孫被犬羊之類群驅北去,正是“內人紅袖泣,王子白衣行”的時節。到得那里,誰管你是金枝玉葉?多被磨滅得可憐。有些顏色技藝的,才有豪門大家收做奴婢,又算是有下落的了。其余驅來逐去,如同犬彘一般。張孝純奉使到彼云中府,在大將粘罕席上見個吹笛勸酒的女子是南方聲音,私下偷問他,乃是秦王的公主,粘罕取以為婢。說罷,嗚咽流涕。孝純不勝傷感,故賦此詞。

后來金人將欽宗遷往大都燕京,在路行至平順州地方,駐宿在館驛之中。時逢六夕佳節,金虜家規制,是日官府在驛中排設酒肆,任從人沽酒會飲。欽宗自在內室坐下,閑看外邊喧鬧,只見一個韃婆領了幾個少年美貌的女子,在這些飲酒的座頭邊,或歌或舞或吹笛,斟著酒勸著座客。座客吃罷,各賞些銀鈔或是灑食之類,眾女子得了,就去納在韃婆處,韃婆又嫌多道少,打那討得少的。這個撻婆想就是中華老鴇兒一般。少間,驛官叫一個皂衣典吏赍了酒食來送欽宗。其時欽宗只是軟中長衣秀才打扮,那韃婆也不曉得是前日中朝的皇帝,道是客人吃酒,差一個吹橫笛的女子到室內來伏侍。女子看見是南邊官人,心里先自凄慘,嗚嗚咽咽,吹不成曲。欽宗對女子道:“我是你的鄉人,你東京是誰家女子?”那女子向外邊看了又看,不敢一時就說,直等那韃婆站得遠了,方說道:“我乃百王宮魏王孫女,先嫁欽慈太后侄孫。京城既破,被賊人擄到此地,賣在粘罕府中做婢。后來主母嫉妒,終日打罵,轉賣與這個胡婦。領了一同眾多女子,在此日夜求討酒錢食物,各有限數,討來不勾,就要痛打。不知何時是了!官人也是東京人,想也是被擄來的了。”欽宗聽罷,不好回言,只是暗暗淚落,目不忍視,好好打發了他出去。這個女子便是張孝純席上所遇的那一個。詞中說“秦王幼女”,秦王乃是廷美之后,徽宗時改封魏王,魏王即秦王也。真個是風子龍孫,遭著不幸,流落到這個地位,豈不可憐!

然此乃是天地反常時節,連皇帝也顧不得自家身子,這樣事體,不在話下。還有個清平世界世代為官的人家,所遭不幸,也墮落了的。若不是幾個好人相逢,怎能勾拔得個身子出來?所以說:

紅顏自古多薄命,若落娼流更可憐!
但使逢人提掇起,淤泥原會長青蓮。

說話宋時饒州德興縣有個官人董賓卿,字仲臣,夫人是同縣祝氏。紹興初年,官拜四川漢州大守,全家赴任。不想仲臣做不得幾時,死在官上了。一家老小人口又多,路程又遠,宦囊又薄,算計一時間歸來不得,只得就在那邊尋了房子,權且駐下。仲臣長子元廣,也是祝家女婿,他有祖蔭在身,未及調官,今且守孝在漢洲。三年服滿,正要別了母親兄弟,掣了家小,赴闕聽調,待補官之后,看地方如何,再來商量搬取全家。不料未行之先,其妻祝氏又死,遺有一女。元廣就在漢州娶了一個富家之女做了繼室,帶了妻女同到臨安補官,得了房州竹山縣令。地方窄小,又且路遠,也不能勾去四川接家屬,只同妻女在衙中。

過了三年,考滿,又要進京,當時掣家東下。且喜竹山到臨安雖是路長,卻自長江下了船,乃是一水之地。有同行駐泊一船,也是一個官人在內,是四川人,姓呂,人多稱他為呂使君,也是到臨安公干的。這個官人年少風流,模樣俊俏。雖然是個官人,還象個子弟一般。棲泊相并,兩邊彼此動問。呂使君曉得董家之船是舊日漢州大守的兒子在內,他正是往年治下舊民,過來相拜。董元廣說起親屬尚在漢州居駐,又兼繼室也是漢州人氏,正是通家之誼。大家道是在此聯舟相遇,實為有緣,彼此欣幸。大凡出路之人,長途寂寞,已不得尋些根絆,圖個往來。況且同是衣冠中體面相等,往來更便。因此兩家不是你到我船中,就是我到你船中,或是飲酒,或是閑話,真個是無日不會,就是骨肉相與,不過如此,這也是官員每出外的常事。

不想董家船上卻動火了一個人。你道是那個?正是那竹山知縣的晚孺人。元來董元廣這個繼室不是頭婚,先前曾嫁過一個武官。只因他豐姿妖艷,情性淫蕩,武官十分壁愛,盡力奉承,日夜不歇,淘虛了身子,一病而亡。青年少寡,那里熬得?待要嫁人,那邊廂人聞得他妖淫之名,沒人敢攬頭,故此肯嫁與外方,才嫁這個董元廣。怎當得元廣稟性怯弱,一發不濟,再不能暢他的意。他欲心加火,無可煞渴之處,因見這呂使君豐容俊美,就了不得動火起來。況且同是四川人,鄉音慣熟,到比丈失不同。但是到船中來,里頭添茶暖酒,十分親熱。又拋聲調噪,要他曉得。那呂使君乖巧之人,頗解其意,只礙著是同袍間,一時也下不得手。誰知那孺人,或是露半面,或是露全身,眉來眼去,恨不得一把抱了他進來。日間眼里火了,沒處泄得,但是想起,只做大秀不著,不住的要干事。弄得元廣一絲兩氣,支持不過,疾病上了身子。呂使君越來侯問殷勤,曉夜無間。趁此就與董孺人眉目送情,兩下做光,已此有好兒分了。

舟到臨安,董元廣病不能起。呂使君分付自己船上道:“董爺是我通家,既然病在船上,上去不得,連我行李也不必發上岸,只在船中下著,早晚可以照管。我所在公事,抬進城去勾當罷了。”過了兩日,董元廣畢竟死了。呂使君出身替他經紀喪事,凡有相交來吊的,只說:“通家情重,應得代勞。”來往的人盡多贊嘆他高義出入,今時罕有!那曉得他自有一副肚腸藏在里頭,不與人知道的。正是:

周公恐懼流言日,王莽謙恭下士時。
假若當時身便死,一生真偽有誰知?

呂使君與董孺人計議道:“饒州家鄉又遠,蜀中信息難通,令公棺柩不如就在臨安權且擇地安葬。他年親丁集會了,別作道理。”商量已定,也都是呂使君擺撥。一面將棺柩安頓停當,事體已完。孺人事領元廣前妻遺女,出來拜謝使君。孺人道:“亡失不幸,若非大人周全料理,賬妾煢煢母子,怎能勾亡夫人土?真乃是骨肉之恩也。”使君道:“下官一路感蒙令公不棄,通家往來,正要久遠相處,豈知一旦棄撇?客途無人料理,此自是下官身上之事。小小出力,何足稱謝!只是殯事已畢,而今孺人還是作何行止?”孺人道:“亡失家口盡在川中,妾身也是川中人,此間并無親戚可投,只索原回到川中去。只是路途迢遞,煢煢母子,無可倚靠,寸步難行,如何是好?”使君陪笑道:“孺人不必憂慮,下官公事勾當一完,也要即回川中,便當相陪同往。只望孺人勿嫌棄足矣!”孺人也含笑道:“果得如此提掣,還鄉百日,寸心感激,豈敢忘報!”使君帶著笑,丟個眼色道:“且看孺人報法何如?”兩人之言俱各有意,彼此心照。只是各自一只官船,人眼又多,性急不便做手腳,只好咽干唾而已。有一只《商調·錯葫蘆》單道這難過的光景:

兩情人,各一舟。總春心不自由,只落得雙飛蝴蝶夢莊周。活冤家猶然不聚頭,又不知幾時消受?抵多少眼穿腸斷為牽。

卻說那呂使君只為要營勾這董孺人,把自家公事趲干起了,一面支持動身。兩只船廝幫著一路而行,前前后后,止隔著盈盈一水。到了一個馬頭上,董孺人整各著一席酒,以謝孝為名,單請著呂使君。呂使君聞召,千歡萬喜,打扮得十分俏倬,趨過船來。孺人笑容可掬,迎進艙里,一口稱謝。三杯茶罷,安了席,東西對坐了,小女兒在孺人肩下打橫坐著。那女兒止得十來歲,未知甚么頭腦,見父親在時往來的,只說道可以同坐吃酒的了。船上外水的人,見他們說的多是一口鄉談,又見日逐往來甚密,無非是關著至親的勾當,那管其中就里?誰曉得借酒為名,正好兩下做光的時節。正是:茶為花博士,酒是色媒人。兩人飲酒中間,言來語去,眉目送情,又不須用著馬泊六,竟是自家覷面打話,有什么不成的事?只是耳目眾多,也要遮飾些個。看看月色已上,只得起身作別。使君道:“匆匆別去,孺人晚間寂寞,如何消遣?”孺人會意,答道:“只好獨自個推窗看月耳。”使君曉得意思許他了,也回道:“月色果好,獨睡不穩,也待要開窗玩月,不可辜負此清光也。”你看兩人之言,盡多有意,一個說開窗,一個說推窗,分明約定晚間窗內走過相會了。

使君到了自家船中,叫心腹家童分付船上:“要兩船相并幫著,官艙相對,可以照管。”船上水手聽依分付,即把兩船緊緊貼著住了。人靜之后,使君悄悄起身,把自己船艙里窗輕推開來,看那對船時節,艙里小窗虛掩。使君在對窗咳嗽一聲,那邊把兩扇小窗一齊開了。月光之中,露出身面,正是孺人獨自個在那里。使君忙忙跳過船來,這里儒人也不躲閃。兩下相偎相抱,竟到房艙中床上,干那話兒去了:一個新寡的文君,正要相如補空;一個獨居的宋玉,專待鄰女成雙。一個是不系之舟,隨人牽挽;一個如中流之揖,惟我蕩搖。沙邊鸚鵬好同眼,水底鴛鴦堪比樂。

云雨既畢,使君道:“在下與孺人無意相逢,豈知得諧夙愿?三生之幸也!”孺人道:“前日瞥見君子,已使妾不勝動念。后來亡失遭變,多感周全。女流之輩,無可別報,今日報以此身。愿勿以妾自獻為嫌,他日相棄,使妻失望耳。”使君道:“承子不棄,且自歡娛,不必多慮。”自此朝隱而出,掛隱而入,日以為常,雖外邊有人知道,也不顧了。一口正歡樂間,使君忽然長嘆道:“目下幸得同路而行,且喜蜀道尚遠,還有幾時。若一到彼地,你自有家,我自有室,豈能常有此樂哉!”孺人道:“不是這樣說,妻失既身亡,又無兒女,若到漢洲,或恐親屬拘礙。今在途中,惟妾得以自主,就此改嫁從君,不到那董家去了,誰人禁得我來?”使君聞言,不勝欣幸道:“若得如此,足感厚情,在下益州成都郫縣自有田宅莊房,盡可居住。那是此間去的便道,到得那里,我接你上去住了,打發了這兩只船。董家人愿隨的,就等他隨你住了;不愿的,聽他到漢州去,或各自散去。漢州又遠,料那邊多是孤寡之人,誰管得到這里的事?倘有人說話,只說你遭喪在途,我已禮聘為外室了,卻也無奈我何!”孺人道:“這個才是長遠計較。只是我身邊還有這小妮子,是前室祝氏所生,今這個卻尤去處,也是一累。”使君道:“這個一發不打緊,目下還小,且留在身邊養著。日后有人訪著,還了他去。沒人來訪,等長大了,不拘那里著落了便是,何足為礙?”

兩人一路商量的停停當當,到了那縣,果然兩船上東西盡情搬上去住了。可惜董家竹山一任縣令,所有宦資連妻女,多屬之他人。隨來的家人也盡有不平的,卻見主母已隨順了,呂使君又是個官宦,誰人敢與人爭銜?只有氣不伏不情愿的,當下四散而去。呂使君雖然得了這一手便宜,也被這一干去的人各處把這事播揚開了。但是聞得的,與舊時稱贊他高誼的,盡多譏他沒行止,鄙薄其人。至于董家關親的見說著這話,一發切齒痛恨,自不必說了。

董家關親的,莫如祝氏最切。他兩世嫁與董家。有好些出仕的在外,盡多是他夫人每弟兄叔侄之稱。有一個祝次騫,在朝為官,他正是董元廣的妻兄。想著董氏一家飄零四散,元廣妻女被人占據,亦且不知去向,日夜系心。其時鄉中王恭肅公到四川做制使,托他在所屬地方訪尋。道里遼闊,誰知下落?乾道初年,祝次騫任幕州大守,就除利路運使。那呂使君正補著嘉州之缺,該來與祝次喜交代。呂使君曉得次騫是董家前妻之族,他干了那件短行之事,怎有膽氣見他?遷延稽留,不敢前來到任。祝次安也恨著呂使君是禽獸一等人,心里已不得不見他,趁他未來,把印緩解卸,交與僚官權時收著,竟自去了。呂使君到得任時,也就有人尋他別處是非,彈上一本,朝廷震怒,狼狽而去。

祝次騫枉在四川路上作了一番的官,竟不曾訪得甥女兒的消耗,心中常時抱恨。也是人有不了之愿,天意必然生出巧來。直到乾道丙戌年間,次騫之子祝東老,名震亨,又做了四川總干之職。受了檄文,前往成都公干,道經綿州。綿州大守吳仲廣出來迎著,置酒相款。仲廣原是待制學士出身,極是風流文采的人。是日郡中開宴,凡是應得承直的娼優無一不集。東老坐間,看見戶椽旁邊立著一個妓女,姿態恬雅,宛然閨閣中人,絕無一點輕狂之度。東老注目不瞬,看勾多時,卻好隊中行首到面前來斟酒,東老且不接他的酒,指著那戶椽旁邊的妓女問他道:“這個人是那個?”行首笑道:“官人喜他么?”東老道:“不是喜他,我看他有好些與你們不同處,心中疑怪,故此問你。”行首道:“他叫得薛倩。”東老正要細問,吳太守走出席來,斟著巨觥來勸,東老只得住了話頭,接著太守手中之酒,放下席間,卻推辭道:“賤量實不能飲,只可小杯適興。”太守看見行首正在旁邊,就指著巨觥分付道:“你可在此奉著總干,是必要總干飲干,不然就要罰你。”行首笑道:“不須罰小的,若要總干多飲,只叫薛倩來奉,自然毫不推辭。”吳太守也笑道:“說得古怪,想是總干曾與他相識么?”東老道:“震亨從來不曾到大府這里,何由得與此輩相接?”太守反問行首道:“這等,你為何這般說?”行首道:“適間總干殷殷問及,好生垂情于他。”東老道:“適才邂遁之間,見他標格,如野鶴在雞群。據下官看起來,不象是個中之人,心里疑惑,所以在此詢問他為首的,豈關有甚別意來?”太守道:“既然如此,只叫薛倩侍在總干席旁勸酒罷了。”

行首領命,就喚將薛倩來侍著。東老正要問他來歷,恰中下懷,命取一個小杌子賜他坐了,低問他道:“我看你定然不是風塵中人,為何在此?”薛倩不敢答應,只嘆口氣,把閑話支吾過去。東老越來越疑心,過會又問道:“你可實對我說?”薛倩只是不開口,要說又住了。東老道:“直說不妨。”薛倩道:“說也無干,落得羞人。”東老道:“你盡說與我知道,焉知無益?”薛倩道:“尊官盤問不過,不敢不說,其實說來可羞。我本好人家兒女,祖,父俱曾做官,所遭不幸,失身辱地。只是前生業債所欠,今世償還,說他怎的!”東老惻然動心道:“汝祖、汝父,莫不是漢州知州,竹山知縣么?”薛倩大驚,哭將起來道:“官人如何得知?”東老道:“果若是情道:“說也無干,落得羞人。”東老道:“你盡說與我知道,焉知無益?”薛倩道:“尊官盤問不過,不敢不說,其實說來可羞。我本好人家兒女,祖、父俱曾做官,所遭不幸,失身辱地。只是前生業債所欠,今世償還,說他怎的!”東老惻然,汝母當姓祝了。”薛倩道:“后來的是繼母,生身亡母正是姓祝。”東老道:“汝母乃我姑娘也,不幸早亡。我聞你與繼母流落于外,尋覓多年,竟無消耗,不期邂遁于此。卻為何失身妓籍?可各與我說。”薛倩道:“自從父親亡后,即有呂使君來照管喪事,與同繼母一路歸川。豈知得到川中,經過他家門首,竟自盡室占為己有,繼母與我多隨他居住多年,那年壞官回家,郁郁不快,一病而亡。這繼母無所倚靠,便將我出賣,得了薛媽六十千錢,遂入妓籍,今已是一年多了。追想父親亡時,年紀雖小,猶在目前。豈知流落羞辱,到了這個地位!”言畢,失聲大哭,東老不覺也哭將起來。初時說話低微,眾人見他交頭接耳,盡見道無非是些調情肉麻之態,那里管他就里?直見兩人多哭做一堆,方才一座驚駭,盡來詰問。東老道:“此話甚長,不是今日立談可盡,況且還要費好些周折,改日當與守公細說罷了。”太守也有些疑心,不好再問。酒罷各散,東老自向公館中歇宿去了。

薛倩到得家里,把席間事體對薛媽說道:“總干官府是我親眷,今日說起,已自從帳。明日可到他寓館一見,必有出格賞賜。”薛媽千歡萬喜。到了第二日,薛媽率領了薛倩,來到總干館舍前求見。祝東老見說,即叫放他母子進來。正要與他細話,只見報說太守吳仲廣也來了。東老笑對薛倩遭:“來得正好。”薛倩母子多未知其意。太守下得轎,薛倩走過去先叩了頭。太守笑道:“昨日哭得不勾,今日又來補么?”東老道:“正要見守公說昨日哭的緣故,此子之父董元廣乃竹山知縣,祖父仲臣是漢州太守,兩世衣冠之后。只因祖死漢州,父又死于都下。妻女隨在舟次,所遇匪人,流落到此地位。乞求守公急為除去樂籍。”太守惻然道:“元來如此!除籍在下官所司,其為易事。但除籍之后,此女畢竟如何?若明公有意,當為效勞。”東老道:“不是這話,此女之母即是下官之姑,下官正與此女為嫡表兄妹。今既相遇,必須擇個良人嫁與他,以了其終身。但下官尚有公事須去,一時未得便有這樣湊巧的。愚意欲將此女暫托之尊夫人處安頓幾時,下官且到成都往回一番。待此行所得諸臺及諸郡饋遺路贐之物,悉將來為此女的嫁資。慢慢揀選一個佳婿與他,也完我做親眷的心事。”太守笑道:“天下義事,豈可讓公一人做盡了?我也當出二十萬錢為助。”東老道:“守公如此高義,此女不幸中大幸矣!”當下分付薛倩:“隨著吳太守到衙中奶奶處住著,等我來時再處。“太守帶者自去。東老叫薛媽過來,先賞了他十千錢,說道:“薛倩身價在我身上,加利還你。”薛媽見了是官府做主,怎敢有違?只得凄凄涼涼自去了。東老一面往成都不題。

且說吳太守帶得薛倩到衙里來,叫他見過了夫人,說了這些緣故,叫夫人好好看待他,夫人應允了。吳太守在衙里,仔細把薛倩舉動看了多時,見他仍是滿面憂愁,不歇的嘆氣,心里忖道:“他是好人家女兒,一向墮落,那不得意是怪他不得的。今既已遇著表兄相托,收在官衙,他一打點嫁人,已提挈在好處了,為何還如此不快?他心中畢竟還有掉不下的事。”教夫人緩緩盤問他各細,薛倩初時不肯說,吳太守對他說:“不拘有甚么心事,只管明白說來,我就與你做主。”薛倩方才說道:“官人再三盤問,不敢不說,說來也是枉然的。”太守道:“你且說來,看是如何?”薛倩道:“賬妾心中實是有一個人放他不下,所以被官人看破了。”太守道:“是甚么人?”薛倩道:“妾身雖在煙花之中,那些浮浪子弟,未嘗傾心交往。只有一個書生,年方弱冠,尚未娶妻,曾到妾家往來,彼此相愛。他也曉得妾身出于良家,深加憫恤,越覺情濃,但是入城,必來相敘。他家父母知道,拿回家去痛打一頓,鎖禁在書房中。以后雖是時或有個信來,再不能勾見他一面了。今家官人每抬舉,若脫離了此地,料此書生無緣再會,所以不覺心中悻悻,撇放不開,豈知被官人看了出來!”太守道:“那個書生姓甚么?”薛倩道:“姓史,是個秀才,家在鄉間。”太守道:“他父親是甚么人?”薛倩道:“是個老學究。”太守道:“他多少家事,娶得你起么?”薛倩道:“因是寒儒之家,那書生雖往來了幾番,原自力量不能,破費不多,只為情上難舍,頻來看覷。他家幾自道破壞了家私,狠下禁鎖,怎有錢財娶得妾身?”太守道:“你看得他做人如何?可真心得意他否?”薛倩道:“做人是個忠誠有余的,不是那些輕薄少年,所以妻身也十分敬愛。誰知反為妻受累,而今就得意,也沒處說了。”說罷,早又眼淚落將出來。

太守問得明白,出堂去僉了一張密票,差一個公人,撥與一匹快馬,急取綿州學史秀才到州,有官司勾當,不可遲誤!公人得了密票,狐假虎威,扯做了一場火急勢頭,忙下鄉來,敲進史家門去,將朱筆官票與看,乃是府間遣馬追取秀才,立等回話的公事。史家父子驚得呆了,各設想處。那老史埋怨兒道:“定是你終日宿娼,被他家告害了,再無他事。”史秀才道:“府奠大人取我,又遣一匹馬來,焉知不是文賦上邊有甚么相商處?”老史道:“好來請你?柬帖不用一個,出張朱票?”史秀才道:“決是沒人告我!”父子兩個胡猜不住,公人只催起身。老史只得去收拾酒飯,待了公人,又送了些辛苦錢,打發兒子起身到州里來。正是:

烏鴉喜鵲同聲,吉兇全然未保。
今日捉將官去,這回頭皮送了。

史生同了官差,一程來到州中。不知甚么事由,穿了小服,進見太守。太守教換了公服相見,史生才把疑心放下了好些。換了衣服,進去行禮已畢。太守問道:“秀才家小小年紀,怎不苦志讀書,倒來非禮之地頻游,何也?”史生道:“小生誦讀詩書,頗知禮法。蓬窗自守,從不游甚非禮之地。”太守笑道:“也曾去薛家走走么?”史生見道著真話,通紅了兩頰道:“不敢欺大人,客寓州城,誦讀余功,偶與朋友輩適興閑步,容或有之,并無越禮之事。”太守又道:“秀才家說話不必遮飾!試把與薛倩往來事情,實訴我知道。”史生見問得親切,曉得瞞不過了,只得答道:“大人問及于此,不敢相誑。此女雖落娼地,實非娼流,乃名門宦裔,不幸至此。小生偶得邂逅,見其標格有似良人,問得其詳,不勝義憤。自惜身微力薄,不能拔之風塵,所以憐而與游。雖奈兒女子之私,實亦士君子之念。然如此鄙事,不知大人何以知而問乃,殊深惶愧!只得實陳,伏乞大人容恕!”太守道:“而今假若以此女配足下,足下愿以之為室家否?”史生道:“淤泥青蓮,亦愿加以拂拭,但貧土所不能,不敢妄想。”太守笑道:“且站在一邊,我教你看一件事。”

就掣一枝笠,喚將薛媽來,薛媽慌忙來見太守。太守叫庫吏取出一百道官券來與他道:“昨聞你買薛倩身價止得錢六十千,今加你價三十千,共一百道,你可領著。”時史生站在旁邊,太守用手指著對薛媽道:“汝女已嫁此秀才了,此官券即是我與秀才出的聘禮也。”薛媽不敢違拗,只得收了。當下認得史生的,又不好問得緣故。老媽們心性,見了一百千,真來不虧了本,隨地女兒短長也不在他心上。不管三七二十一,歡歡喜喜自出去了。

此時史生看見太守加此發放,不曉其意,心中想道:“難道太守肯出己錢討來與我不成?這怎么解?”出了神沒可想處。太守喚史生過來,笑道:“足下苦貧不能得娶,適間已為足下下聘了。今以此女與足下為室,可喜歡么?”史生叩頭道:“不知大人何以有此天恩,出自望外,豈不踴躍!但家有嚴父,不敢不告。若知所娶娼女,事亦未必可諧,所慮在此耳。”太守道:“你還不知此女為總干祝使君表妹,前日在此相遇,已托下官脫了樂籍,俟成都歸來,替他擇婿,下官見此義舉,原許以二十萬錢助嫁。今此女見在我衙中。昨日見他心事不快,問得其故,知與足下兩意相孚,不得成就。下官為此相請,欲為你兩人成此好事。適間已將十萬錢還了薛娼,今再以十萬錢助足下婚禮,以完下官口信。待總干來時,整各成親。若尊人問及,不必再提起薛家,只說總干表妹,下官為媒,無可慮也。”史生見說,歡喜非常,謝道:“鯫生何幸,有此奇緣,得此恩遇,雖粉骨碎身,難以稱報!”太守又叫庫吏取一百道官券,付與史生,史生領下,拜謝而去,看見丹樨之下荷花正開,賦詩一首,以見感恩之意。詩云:

蓮染青泥埋暗香,東君移取一齊芳。
擎珠擬作銜壞報,已學葵心映日光。

史生到得家里,照依太守說的話回復了父母。父母道是喜從天降,不費一錢攀了好親事,又且見有許多官券拿回家來,問其來歷,說道是太守助的花燭之費,一發支持有余,十分快活。一面整頓酒筵各項,只等總干回信不題。

卻說吳太守雖已定下了史生,在薛倩面前只不說破。隔得一月,祝東老成都事畢,重回綿州,來見太守,一見便說表妹之事。太守道:“別后己干辦得一個佳婿在此,只等明公來,便可嫁了。”東老道:“此行所得合來有五十方,今當悉以付彼,使其成家立業。”太守道:“下官所許二十萬,已將十萬還其身價,十萬各其婚資。今又有此助,可以不憂生計。況其人可倚,明公可以安心了。”東老道:“婿是何人?”太守道:“是個書生,姓史。今即去召他來相見。”東老道:“書生最好。太守立刻命人去召將史秀才來到,教他見了東老。東老見他少年,豐姿出眾,心里甚喜。太守即擇取來日大吉,叫他備轎,明日到州迎娶家去。

太守回衙,對薛倩道:“總干已到,佳婿已擇得有人,看定明日成婚。婚資多各,從此為良人婦了。”薛倩心里且喜且悲。喜的是虧得遇著親眷,又得太守做主,脫了賤地,嫁個丈失,立了婦名!悲的是心上書生從此再不能勾相會了。正是:

笑啼俱不敢,方信做人難。
早知燈是火,落得放心安。

明日,祝東老早到州中,與太守說了,教薛倩出來相見。東老即將五十萬錢之數交與薛倩道:“聊助于妝奩之費,少盡姑表之情。只無端累守公破費二十萬,甚為不安。”太守笑道:“如此美事,豈可不許我費一分子?”薛倩叫謝不已。東老道:“婿是守公所擇,頗為得人,終身可傍矣。”太守笑道:“婿是令表妹所自擇,與下官無干。”東老與薛倩俱愕然不解。太守道:“少頃自見。”

正話間,門上進稟史秀才迎婚轎到。太守立請史秀才進來,指著史生對薛倩道:“前日你再三不肯說,我道說明白了,好與你做主。今以此生為汝夫,汝心中沒有不足處了么?”薛倩見說,方敢抬眼一看,正是平日心上之人。方曉得適間之言,心下暗地喜歡無盡。太守立命取香案,教他兩人拜了天地。已畢,兩人隨即拜謝了總干與太守。太守分付花紅、羊酒、鼓樂送到他家。東老又命從人抬了這五十萬嫁資,一齊送到史家家里來。史家老兒只說是娶得總干府表妹,以此為榮,卻不知就是兒子前日為嫖了廝鬧的表子。后來漸漸明白,卻見兩處大官府做主,又平白得了許多嫁資,也心滿意足了。史生夫妻二人感激吳太守,做個木主,供在家堂,奉把香火不絕。

次年,史生得預鄉薦,東老又著人去漢州,訪著了董氏兄弟,托與本處運使,周給了好些生計,來通知史生夫妻二人,教他相通往來。史生后來得第,好生照管妻家,漢州之后得以不絕。此乃是不幸中之幸,遭遇得好人,有此結果。不然,世上的人多似呂使君,那兩代為官之后到底墮落了。天網恢恢,正不知呂使君子女又如何哩!

公卿宣淫,誤人兒女。不遇手援,焉復其所?
瞻彼穹廬,涕零如雨。千載傷心,王孫帝主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线上娱乐自助领体验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