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云:

自古成仙必有緣,仙緣不到總徒然。
世間多少癡心者,日對丹爐取藥煎。

話說昔日有一個老翁極好奉道,見有方外人經過,必厚加禮待,不敢怠慢。一日,有個雙髹髻的道人特來訪他,身上甚是藍褸不象,卻神色豐滿和暢。老翁疑是異人,迎在家中,好生管待。那道人飲酒食肉,且是好量。老翁只是支持與他,并無厭倦。道人來去了兒番,老翁相待到底是一樣的。道人一日對老翁道:“貧道叨擾吾丈久矣,多蒙老丈再無棄嫌。貧道也要老丈到我山居中,尋幾味野蔬,少少酬答厚意一番,未知可否。”老翁道:“一向不曾問得仙莊在何處,有多少遠近,老漢可去得否?”道人道:“敝居只在山深處,原無多遠。若隨著貧道走去,頃刻就到。”老翁道:“這等,必定要奉拜則個。”當下道人在前,老翁在后,走離了鄉村鬧市去處,一步步走到荒田野徑中,轉入山路里來。境界清幽,林術茂盛。迤邐過了幾個山蛉,山凹之中露出幾間茅舍來。道人用手指道:“此間已是山居了。”不數步,走到面前,道人開了門,拉了老翁一同進去。老翁看那里面光景時:

雖無華屋朱門氣,卻有琪花瑤草香。

道人請老翁在中間堂屋里坐下,道人自走進里面去了一回,走出來道:“小蔬已具,老丈且消停坐一會。等貧道去請幾個道伴,相陪閉話則個。”老翁喜的是道友,一發歡喜道:“師父自尊便,老漢自當坐等。”道人一徑望外去了。

老翁呆呆坐著,等候多時,不見道人回來,老翁有些不耐煩,起來前后走看。此時肚里有些饑了,想尋些甚么東西吃吃,料道廚房中必有,打從旁門走到廚房中來。誰想廚房中鍋灶俱無,止有些椰瓢棘匕之類。又有兩個陶器的水缸,用笠篷蓋著。老翁走去揭開一個來看,吃了一驚。原來是一盆清水,內浸著一只雪白小狗子,毛多尋干凈了的。老翁心里道:“怪道他酒肉不戒,還吃狗肉哩!”再揭開這一缸來看,這一驚更不小。水里浸著一個小小孩童,手足多完全的,只是沒氣。老翁心里才疑道:“此道人未必是好人了,吃酒吃肉,又在此荒山居住,沒個人影的所在,卻家里放下這兩件東西。狗也罷了,如何又有此死孩子?莫非是放火殺人之輩?我一向錯與他相處了。今日在此,也多兇少告。”欲待走了去,又不認得來時的路,只得且耐著。正疑惑間,道人同了一伙道者走來,多是些龐眉皓發之輩,共有三四個。進草堂中與老翁相見,敘禮坐定。老翁心里懷著鬼胎,看他們怎么樣。

只見道人道:“好教列位得知,此間是貧道的主人,一向承其厚款,無U為答。今日恰恰尋得野蔬二味在此,特請列位過來,陪著同享,聊表寸心。”道人說罷,走進里面,將兩個瓦盆盛出兩件東西來,擺在桌上,就每人面前放一雙棘匕。向老翁道:“勿嫌村鄙,略嘗些少則個。”老翁看著桌上擺的二物,就是水缸內浸的那一只小狗,一個小孩子。眾道流掀髯拍掌道:“老兄何處得此二奇物?”盡打點動手,先向老翁推遜。老翁慌了道:“老漢自小不曾破犬肉之戒,何況人肉!今已暮年,怎敢吃此!“道人道:“此皆素物,但吃不妨。”老翁道:“就是餓死也不敢吃。”眾道流多道:“果然立意不吃,也不好相強。”拱一拱手道:“恕無禮了。”四五人攢做一堆,將兩件物事吃個磬盡。盆中濺著兒點殘汁,也把來舔干凈了。老翁呆著臉,不敢開言,只是默看。道人道:“老丈既不吃此,枉了下顧這一番。乏物相款,肚里饑了怎好?”又在里面取出些白糕來遞與老翁道:“此是家制的糕,盡可充饑,請吃一塊。”老翁看見是糕,肚里本等又是餓了,只得取來吞嚼,略覺有些澀味,正是餓得荒時,也管不得好歹了。才吃下去,便覺精神陡搜起來。想道:“長安雖好,不是久戀之家。趁肚里不餓了,走回去罷。”來與道人作別,道人也不再留,但說道:“可惜了此會,有慢老丈,反覺不安。貧道原自送老丈回去。”與眾道流同出了門。眾道流叫聲多謝,各自散去。

道人送翁到了相近鬧熱之處,曉得老翁已認得路,不別而去。老翁獨自走了家來。心里只疑心這一干人多不是善男子、好相識,眼見得吃狗肉、吃人肉慣的,是一伙方外采割生靈、做歹事的強盜,也不見得。

過了兩日,那個雙髻的道人又到老翁家來,對老翁拱手道:“前日有慢老丈。”老翁道:“見了異樣食品,至今心里害怕。”道人笑道:“此乃老丈之無緣也。貧道歷劫修來,得遇此二物,不敢私享。念老丈相待厚意,特欲邀至山中,同眾道侶食了此味,大家得以長生不老。豈知老丈仙緣尚薄,不得一嘗!”老翁道:“此一小犬、小兒,豈是仙味?”道人道:“此是萬年靈藥,其形相似,非血肉之物也。如小犬者,乃萬年枸杞之根,食之可活千歲。如小兒者,乃萬年人參成形,食之可活萬歲。皆不宜犯煙火,只可生吃。若不然,吾輩皆是人類,豈能如虎狼吃那生犬、生人,又毫無骸骨吐棄乎?”老翁才想著前日吃的光景,果然是大家生啖,不見骨頭吐出來,方信其言是真,懊恨道:老漢前日直如此蒙懂,師父何不明言?”道人道:“此乃生成的緣分。沒有此緣,豈可泄漏天機?今事已過了,方可說破。老翁捶胸跌足道:“眼面前錯過了仙緣,悔之何及!師父而今還有時,再把一個來老漢吃吃。”道人道:“此等靈根,尋常豈能再遇?老丈前日雖不曾嘗得二味,也曾吃過千年茯苓。自此也可一生無疫,壽過百歲了。”老翁道:“甚么茯苓?”道人道:“即前日所食白糕便是。老丈的緣分只得如此,非貧道不欲相度也。道人說罷而去,已后再不來了。自此老翁整整直活到一百余歲,無疾而終。

可見神仙自有緣分。仙藥就在面前,又有人有心指引的,只為無緣,幾自不得到口。卻有一等癡心的人,聽了方士之言,指望煉那長生不死之藥,死砒死汞,弄那金石之毒到了肚里,一發不可復救。古人有言:“服藥求神仙,多為藥所誤。”自晉人作興那五石散、寒食散之后,不知多少聰明的人彼此壞了性命。臣子也罷,連皇帝里邊藥發不救的也有好幾個。這迷而不悟,卻是為何?只因制造之藥,其方未嘗不是仙家的遺傳。卻是神仙制煉此藥,須用身心寧靜,一毫嗜欲具無,所以服了此藥,身中水火自能勻煉,故能骨力堅強,長生不死。今世制藥之人,先是一種貪財好色之念橫于胸中,正要借此藥力掙得壽命,可以恣其所為,意思先錯了。又把那耗精勞形的軀殼要降伏他金石熬煉之藥。怎當得起?所以十個九個敗了。朱文公有《感遇》詩云:

飄搖學仙侶,遺世在云山。
盜啟元命秘,竊當生死關。
金鼎蟠龍虎,三年養神丹。
刀圭一入口,白日生羽翰。
我欲往從之,脫屣諒非難。
但恐逆天理,偷生詎能安?

看了文公此詩,也道仙藥是有的,只是就做得來,也犯造化所忌,所以不愿學他。豈知這些不明道理之人,只要蠻做蠻吃,豈有天上如此沒清頭,把神仙與你這伙人做了去?落得活活弄殺了。而今說一個人,信著方上人,好那丹方鼎器,弄掉了自己性命,又幾乎連累出幾條人命來。

欲作神仙,先去嗜欲。
愚者貧淫,惟日不足。
借力藥餌,取歡枕褥。
一朝藥敗,金石皆毒。
夸言鼎器,鼎覆其餗。

話說圓朝山東曹州,有一個甄廷詔,乃是國子監監生。家業富厚,有一妻二妾。生來有一件癖性,篤好神仙黃白之術。何謂黃白之術?方士丹客哄人煉丹,說養成黃芽,再生白雪,用藥點化為丹,便鉛汞之類皆變黃金白銀。故此煉丹的叫做黃白之術。有的只貪圖銀子,指望丹成;有的說丹藥服了就可成仙度也,又想長生起來。有的又說內丹成,外丹亦成,卻用女子為鼎器,與

他交合,采陰補陽,捉坎填離,煉成嬰兒姹女,以為內丹,名為采戰工夫。乃黃帝、客成公、彭祖御女之術,又可取樂,又可長生。其中有本事不濟、等不得女人精至,先自戰敗了的,只得借助藥力,自然堅強耐久,又有許多話頭做作。哄動這些血氣未定的少年,其實有枝有葉,有滋有味。那甄監生心里也要煉銀子,也要做神仙,也要女色取樂,無所不好。但是方士所言之事,無所不依,被這些人弄了幾番喧頭,提了幾番罐子,只是不知懊悔,死心塌地在里頭,把一個好好的家事弄得七零八落,田產多賣盡,用度漸漸不足了。

同鄉有個舉人朱大經苦口勸諫了幾遭,只是不悟,乃作一首口號嘲他道:

曹州有個甄廷詔,養著一伙真強盜。
養砂干汞立投詞,采陰補陽去禱告。
一股青煙不見蹤,十頃好地隨人要。
家間妻子低頭惱,街上親朋拍手獎。

又做一首歌警戒他道:

聞君多智兮,何邪正之混施?
聞君好道兮,何妻子之嗟咨?
予知君不孝兮,棄祖業而無遺。
又知君不壽兮,耗元氣而難醫。

甄監生得知了,心里惱怒,發個冷笑道:“朱舉人肉眼凡夫,那里曉得就里!說我棄了祖業,這是他只據目前,怪不得他說,也罷!怎反道我不壽?看你們倒做了仙人不成?”恰象與那個別氣一般的,又把一所房子賣掉了。賣得一二百兩銀子,就一氣討了四個丫頭,要把來采取做鼎器。內中一個喚名春花,獨生得標至出眾,甄監生最是喜歡,自不必說。

一日請得一個方士來,沒有名姓,道號玄玄子,與甄監生講著內外丹事,甚是精妙。甄監生說得投機,留在家里多日,把向來弄過舊方請教他。玄玄子道:“方也不甚美,藥材不全,所以不成,若要成事,還要養煉藥材,該藥材須到道口集上去買。”甄監生道:“藥材明日我與師父親自買去,買了來從容養煉,至于內外事口訣,先要求教。”玄玄子先把外丹養砂干汞許多話頭傳了,再說到內丹采戰抽添轉換、升提呼吸要緊關頭。甄監生聽得津津有味,道“學生于此事究心已久,行之頗得其法,只是到得沒后一著,不能忍耐。有時提得氣上,忍得牢了,卻又興趣已過,便自軟瘺,不能抽送,以此不能如意。”玄玄子道:“此事最難。在此地位,須是形交而神不交,方能守得牢固。然功夫未熟,一個主意要神不交,才付之無心,便自軟瘺。所以初下手人必須借力于藥。有不倒之藥,然后可以行久御之術。有久御之功,然后可以收陰精之助。到得后來,收得精多,自然剛柔如意,不必用藥了。若不先資藥力,竟自講究其法,便有些說時容易做時難,弄得不尷尬,落得損了元神。甄監生道:“藥不過是春方,有害身子。”玄玄子道:“春方乃小家之術,豈是仙家所宜用?小可有煉成秘藥,服之久久,便可骨節堅強,長生度世。若試用鼎器,陽道壯偉堅熱,可以膠結不解,自能伸縮,女精立至,即夜度十女,金槍不倒。此乃至寶之丹,萬金良藥也。”甄監生道:“這個就要相求了。”

玄玄子便去葫蘆內傾出十多丸來,遞與甄監生道:“此藥每服一丸,然未可輕用,還有解藥。那解藥合成,尚少一味,須在明日一同這些藥料買去。”甄監生收受了丸藥,又要玄玄子參酌內丹口訣異同之處。玄玄子道:“此須晚間臥榻之上,才指點得穴道明白,傳授得做法手勢親切。”甄監生道:“總是明日要起早到道口集上去買藥,今夜學生就同在書房中一處宿了,講究便是。”當下分付家人:“早起做飯,天未明就要起身,倘或睡著了,飯熟時就來叫一聲。”家人領命已訖。是夜遂與玄玄子同宿書房,講論房事,傳授口訣。約莫一更多天,然后睡了。

第二日天未明,家人們起來做飯停當,來叫家主起身。連呼數聲,不聽得甄監生答應,卻驚醒了玄玄子。玄玄子模模床子,不見主人家。回說道:“連夜一同睡的,我睡著了,不知何往,今不在床上了。”家人們道:“那有此話!”推門進去,把火一照,只見床上里邊玄玄子睡著,外邊脫下里衣一件,卻不見家主。盡道想是原到里面睡去了。走到里頭敲門問時,說道昨晚不曾進來。合家驚起,尋到書房外邊一個小室之內,只見甄監生直挺挺眠于地上,看看口鼻時,已是沒氣的了。大家慌張起來道:“這死得希奇!”其子甄希賢聽得,慌忙走來,仔細看時,口邊有血流出。希賢道:“此是中毒而死,必是方士之故。”希賢平日見父親所為,心中不伏氣,怪的是方士。不匡父親這樣死得不明,不恨方士恨誰?領了家人,一頭哭,一頭走,趕進書房中揪著玄玄子,不管三七二十一,拳頭腳尖齊上,先是一頓肥打。玄玄子不知一些頭腦,打得口里亂叫:“老爺!相公!親爹爹!且饒狗命!有話再說。”甄希賢道:“快還我父親的性命來!”玄玄子慌了道:“老相公怎的了?”家人走上來,一個巴拿打得應聲響,道“怎的了?怎的了?你難道不知道的,假撇清么?”一把抓來,將一條鐵鏈鎖住在甄監生尸首邊了,一邊收拾后事。

待天色大明了,寫了一狀,送這玄玄子到縣間來。知縣當堂問其實情,甄希賢道:“此人哄小人父親煉丹,晚間同宿,就把毒藥藥死了父親。口中現有血流,是謀財害命的。”玄玄子訴道:“晚間同宿是真。只是小的睡著了,不知幾時走了起去,以后又不知怎么樣死了,其實一些也不知情。”知縣道:“胡說!”既是同宿,豈有不知情的?況且你每這些游方光棍有甚么做不出來!”玄玄子道:

“小人見這個監生好道,打點哄他些東西,情是有的;至于死事。其實不知。”知縣冷笑道:“你難道肯自家說是怎么樣死的不成?自然是賴的!”叫左右:“將夾強盜的頭號夾棍,把這光棍夾將起來!”可憐那玄玄:管什么玄之又玄,只看你熬得不得。吆呵力重,這算做洗髓伐毛;叫喊聲高,用不著存神閉氣。口中白雪流將盡,谷道黃芽掙出來。

當日把玄玄子夾得一佛出世,二佛生天,又打勾一二百榔頭。玄玄子雖然是江湖上油嘴棍徒,卻是慣哄人家好酒好飯吃了,叫先生、師父尊敬過的。到不曾吃著這樣苦楚,好生熬不得。只得招了道: 用藥毒死,圖取財物是實。”知縣叫畫了供,問成死罪。把來收了大監,待疊成文案再申上司。鄉里人聞知的多說:“甄監生尊信方士,卻被方士藥死了。雖是甄監生迷而不悟,自取其禍;那些方士這樣沒天理的,今官府明白,將來抵罪,這才為現報了。”親戚朋友沒個不歡喜的。到于甄家家人,平日多是恨這些方士入骨的,今見家主如此死了,恨不登時咬他一塊肉,斷送得他在監里問罪,人人稱快,不在話下。

豈知天下自有冤屈的事。元來甄監生二妾四婢,惟有春花是他新近寵愛的。終日在閨門之內,輪流侍寢,采戰取樂。終久人多耳目眾,覺得春花興趣頗高,礙著同伴竊聽,不能盡情,意思要與他私下在那里弄一個翻天覆地的快活。是夜口說在書房中歇宿,其實暗地里約了春花,晚間開出來,同到側邊小室中行事,春花應允了。甄監生先與玄玄子同宿,教導術法,傳授了一更多次,習學得熟。正要思量試用,看見玄玄子睡著,即走下床來,披了衣服,悄悄出來。走到外邊,恰好春花也在里面走出來。兩相遇著,拽著手,竟到側邊小室中,有一把平日坐著運氣的禪椅在內,叫春花脫了下衣,坐好在上面了,甄監生就舞弄起來,接著方法,九淺一深,你呼我吸,弄勾多時。那春花花枝也似一般的后生,興趣正濃,弄得渾身酥麻。做出千嬌百媚,哼哼卿卿的聲氣來。身子好象蜘蛛做網一般,把屁股向前突了一突。又突一突;兩只腳一伸一縮踏車也似的不住。間深之處,緊抱住甄監生,叫聲“我的爹,快活死了!”早已陰精直泄。甄監生看見光景,興動了,也有些喉急,忍不住,急按住身子,閉著一口氣,將尾閭往上一翹,如忍大便一般,才阻得不來。那些清水游精,也流個不住。雖然忍住了,只好站著不動,養在陰戶里面。要再抽送,就差不多丟出來。

甄監生極了,猛想著:“日間玄玄子所與秘藥,且吃他一丸,必是耐久的。”就在袖里模出紙包來,取一丸,用唾津咽了下去。才咽得下,就覺一股熱氣竟趨丹田,一霎時,陽物振蕩起來,其熱如火,其硬如鐵,毫無起初欲泄之意了。發起狠來,盡力抽送。春花快活淫聲。甄監生只覺他的陰戶窄小了好些。元來得了藥力,自己的肉具漲得黃瓜也似大了。用手摸摸,兩下湊著肉,沒些些縫地。甄監生曉得這藥有些妙處,越加樂意,只是陰戶塞滿,微覺抽送艱澀。卻是這藥果然靈妙,不必抽送,里頭肉具自會伸縮。弄得春花死去活來,又丟過了一番。甄監生虧得藥力,這番耐得住了。誰知那陽物得了陰精之助,一發熱硬壯偉,把陰中淫水烘干,兩相吸牢,扯拔不出。

甄監生想道:“他日間原說還有解藥,不曾合成。方才性急頭上,一下子吃了。而今怎得藥來解他?”心上一急,便有些口渴氣喘起來,對春花道:“怎得口水來吃吃便好!”春花道:“放我去取水來與你吃。”甄監生待要拔出時,卻象皮肉粘連生了根的,略略扯動,兩下叫疼的了不得!甄監生道:“不好!不好!待我高聲叫個人來取水罷。”春花道:“似此粘連的模樣,叫個人來看見,好不羞死!”甄監生道:“這等,如何能勾解開?”春花道:“你丟了不得?”甄監生道:“說到是。雖是我們內養家不可輕泄,而今弄到此地位,說不得了!”因而一意要泄。誰知這樣古怪,先前不要他住,卻偏要鉆將出來;而今要泄了時,卻被藥力澀住。落得頭紅面熱,火氣反望上攻。口里哼道:“活活的急死了我!”咬得牙齒格格價響,大喊一聲道:“罷了我了!”兩手撒放,撲的望地上倒了下來。

春花只覺陰戶螫得生疼,且喜已脫出了,連忙放了雙腳,站起身來道:“這是怎的說?”去扶扶甄監生時,聲息俱無,四肢挺直,但身上還是熱的,叫問不應了。春花慌了手腳,道:“這事利害。若聲張起來,不要說羞人,我這罪過須逃不去。總是夜里沒人知道,瞞他娘罷!”且不管家主死活,輕輕的脫了身子,望自己臥房里只一溜,溜進去睡了,并沒一個人知覺。到得天明,合家人那查夜來細帳?卻把一個甚么玄玄子頂了缸,以消平時惡氣,再不說他冤枉的了。只有春花肚里明白,懷著鬼胎,不敢則聲,眼盼盼便做這個玄玄子悔氣不著也罷。

看官,你道這些方士固然可恨,卻是此一件事是甄監生自家誤用其藥,不知解法,以致藥發身死,并非方士下手故殺的。況且平時提了罐、著了道兒的,又別是一伙,與今日這個方士沒相干。只為這一路的人,眾惡所歸,官打見在,正所謂張公吃酒李公醉,又道是拿著黃牛便當馬。又是個無根蒂的,沒個親戚朋友與他辨訴一紙狀詞,活活的頂罪罷了。卻是天理難昧,元不是他謀害的,畢竟事久辨白出來。這放著做后話。

且說甄希賢自從把玄玄子送在監里了,歸家來成了孝服。把父親所作所為盡更變過來。將藥爐、丹灶之類打得粉碎,一意做人家。先要賣去這些做鼎器的使女,其時有同里人李宗仁,是個富家子弟,新斷了弦,聞得甄家使女多有標致的,不惜重價,來求一看。希賢叫將出來看時,頭一名就點中了春花,用掉了六十多兩銀子,討了家去。宗仁明曉得春花不是女身,卻容貌出眾,風情動人,兩下多是少年,你貪我愛,甚是過得綢繆。春花心性飄逸,好吃幾杯酒,有了酒,其興愈高,也是甄家家里操煉過,是能征慣戰的手段。宗仁肉麻頭里高興時節,問他甄家這些采戰光景。春花不十分肯說,直等有了酒,才略略說些出來。

宗仁一日有親眷家送得一小壇美酒,夫妻兩個將來對酌。宗仁把春花勸得半醉,兩個上床,乘著酒興干起事來。就便問甄家做作,春花也斜看雙眼道:“他家動不動吃了藥做事,好不爽利煞人!只有一日正弄得極快活,可惜就收場了。”宗仁道:“怎的就收場了?”春花道:“人都弄殺了,不收場怎的?”宗仁道:“我正見說甄監生被方士藥死了的。”春花道:“那里是方士藥死?這是一樁冤屈事。其實只是吃了他的藥,不解得,自弄死了。”宗仁道:“怎生不解得弄死了?”春花卻把前日晚間的事,是長是短,備細說了一遍。宗仁道:“這等說起來,你當時卻不該瞞著,急急叫起人來,或者還可有救。”春花道:“我此時慌了,只管著自己身子干凈,躲得過便罷了,那里還管他死活?”宗仁道:“這等,你也是個沒情的。”春花道:“若救活了,今日也沒你的分了。”兩個一齊笑將起來。雖然是一番取笑說話,自此宗仁心里畢竟有些嫌鄙春花,不足他的意。

看官聽說,大凡人情,專有一件古怪:心里熱落時節,便有些缺失之處,只管看出好來;略有些不象意起頭,隨你奉承他,多是可嫌的,并那平日見的好處也要揀相出不好來,這多是緣法在里頭。有一只小詞兒單說那緣法盡了的:

緣法兒盡了,諸般的改變。緣法兒盡了,要好也再難。緣法兒盡了,恩成怨,緣法兒若盡了,好言當惡言。緣法兒盡了也,動不動變了臉!

今日說起來,也是春花緣法將盡,不該趁酒興把這些話柄一盤托了出來。男子漢心腸,見說了許多用藥淫戰之事,先自有些捻酸不耐煩,覺得十分輕賤。又兼說道弄死了在地上,不管好歹,且自躲過,是個無情不曉事的女子,心里淡薄了好些。朝暮情意,漸漸不投。春花看得光景出來,心里老大懊悔。正是一言既出,駟馬難追。此時便把舌頭剪了下來,嘴唇縫了攏去,也沒一毫用處。思量一轉,便自捶胸跌足,時刻不安。

也是合當有事。一日,公婆處有甚么不合意,罵了他:“弄死漢子的賤淫婦!”春花聽見,恰恰道著心中之事,又氣惱,又懊侮。沒怨悵處,婦人短見,走到房中,一索吊起。無人防備的,那個來救解?不上一個時辰,早已嗚呼哀哉!

只緣身分延年藥,一服曾經送主終。
今日投繯殆天意,雙雙采戰夜臺中。

卻說春花含羞自縊而死。過了好一會,李宗仁才在外廂走到房中。忽見了這件打秋千的物事,吃了一驚,慌忙解放下來,早已氣絕的了。宗仁也有些不忍,哭將起來。父母聽得,急走來看時,只叫得苦。老公婆兩個互相埋怨道:“不合罵了他幾句,誰曉得這樣心性,就做短見的事!”宗仁明知道是他自懷羞愧之故,不好說將出來。鄰里地方聞知了來問的,只含糊回他道:“妻子不孝,毀罵了公婆,俱罪而死。”幸喜春花是甄家遠方討來的,沒有親戚,無人生端告執人命。卻自有這伙地方人等要報知官府,投遞結狀,相驗尸傷,許多套數。宗仁也被纏得一個不耐煩,費掉了好些盤費,才得停妥。也算是大悔氣。

春花既死,甄監生家里的事越無對證。這方士玄玄子永無出頭日子了。誰知天理所衣,事到其間,自有機會出來。其時山東巡按是靈寶許襄毅公,按監曹州,會審重囚。看見了玄玄子這宗案卷,心里疑道:“此輩不良,用藥毒人,固然有這等事,只是人既死了,為何不走?”次早提問這事。先叫問甄希賢,希賢把父親枉死之狀說了一遍。許公道:“汝父既與他同宿,被他毒了,想就死在那房里的了。”希賢道:“死在外邊小室之中。”許公道“為何又在外邊?”希賢道:“想是藥發了,當不得,亂走出來尋人,一時跌倒了的。”許公道:“這等,那方士何不逃了去?”希賢道:“彼時合家驚起,登時拿住,所以不得逃去。”許公道:“死了幾時,你家才知道?”希賢道:“約了天早同去買藥,因家人叫呼不應,不見蹤跡,前后找尋,才看見死了的。”許公道:“這等,他要走時,也去久了。他招上說謀財害命,謀了你家多少財?而今在那里?”希賢道:止是些買藥之本,十分不多。還在父親身邊,不曾拿得去。”許公道:“這等,他毒死你父親何用?”希賢道:“正是不知為何這等毒害。”

許公就叫玄玄子起來,先把氣拍一敲道:“你這伙人死有余辜!你藥死甄廷詔,待要怎的?”玄玄子道:“廷詔要小人與他煉外丹,打點哄他些銀子,這心腸是有的。其實藥也未曾買,正要同去買了,才弄趕頭,小人為何先藥死他?前日熬刑不過,只得屈招了。”許公道:“與你同宿,是真的么?”玄玄子道:先在一床上宿的,后來睡著了,不知幾時走了去。小人睡夢之中,只見許多家人打將進來,拿小人去償命,小人方知主人死了,其實一些情也不曉得。”許公道:“為甚么與你同宿?”玄玄子道:“要小人傳內事功夫。小人傳了他些口訣,又與了他些丸藥,小人自睡了。”許公道:“丸藥是何用的?”玄玄子道:“是房中秘戲之藥。”許公點頭道:“是了,是了。”又叫甄希賢問道:“你父親房中有幾人?”希賢道:“有二妾四女。”許公道:“既有二妾,焉用四女?”希賢道:“父親好道,用為鼎器。”許公道:“六人之中,誰為最愛?”希賢道:“二妾已有年紀,四女輪侍,春花最愛。”許公道:“春花在否?”希賢道:已嫁出去了。”許公道:“嫁在那里?快喚將來!”希賢道:“近日死了。”許公道:“怎樣死了?”希賢道:“聞是自縊死的。”許公哈哈大笑道:“即是一樁事一個情也!其夫是何名姓?”希賢道:“是李宗仁。”

許公就掣了一簽,差個皂隸去,不一時拘將李宗仁來。許公問道:“你妻子為何縊死的?”宗仁磕頭道:“是不孝公姑,俱罪而死。”許公故意作色道:分明是你致死了他,還要胡說!”宗仁慌了道:“妻子與小人從來好的,并無說話。地方鄰里見有干結在官。委是不孝小人的父母,父母要聲說,自知不是,縊死了的。”許公道:“你且說他如何不孝?”宗仁一時說不出來,只是支吾道:“毀罵公姑。”許公道:“胡說!既敢毀罵,是個放潑的婦人了,有甚懼怕,就肯自死?”指著宗仁道:“這不是他懼怕,還是你的懼怕。”宗仁道:“小人有甚懼怕?”許公道:“你懼怕甄家丑事彰露出來,鄉里間不好聽,故此把不孝懼罪之說支吾過了,可是么?”宗仁見許公道著真情,把個臉漲紅了,開不得口。許公道:“你若實說,我不打你;若有隱匿,必要問你償命。”宗仁慌了,只得實實把妻子春花吃酒醉了,說出真情,甄監生如何相約,如何采戰,如何吃了藥不解得,一口氣死了的話,備細述了一遍,道:“自此以后,心里嫌他,委實沒有好氣相待。妻子自覺失言,悔恨自縊,此是真情。因怕鄉親恥笑,所以只說因罵公姑,懼怕而死。今老爺所言分明如見,小人不敢隱瞞一句。只望老爺超生。”許公道:“既實說了,你原無罪,我不罪你。”一面錄了口詞。

就叫玄玄子來道:“我曉得甄廷詔之死與你無干。只是你藥如此誤事,如何輕自與人?”玄玄子道:“小人之藥,原用解法。今甄廷詔自家妄用,喪了性命,非小人之罪也。”許公道:“卻也誤人不淺。”提筆寫道:“審得甄廷詔誤用藥而死于淫,春花婢醉泄事而死于悔。皆自貽伊戚,無可為抵,兩死相償足矣。玄玄子財未交涉,何遽生謀?死尚身留,必非毒害。但淫藥誤人,罪亦難免。甄希賢痛父執命,告不為誣。李宗仁無心喪妻,情更可憫。俱免擬釋放。”當下將玄玄子打了廿板,引庸醫殺人之律,問他杖一百,逐出境押回原藉。又行文山東六府:凡軍民之家敢有聽信術士、道人邪說采取煉丹者,一體問罪。發放了畢。

甄希賢回去與合家說了,才曉得當日甄監生死的緣故卻因春花,春花又為此縊死,深為駭異。盡道:“雖不干這個方士的事,卻也是平日誤信此輩,致有此禍也。”六府之人見察院行將文書來,張掛告示,三三兩兩盡傳說甄家這事,乃察院明斷,以為新聞。好些好此道的,也不敢妄做了。真足為好內外丹事者之鑒:

從來內外有丹術,不是貪財與好色。
外丹原在廣施濟,內丹卻用調呼吸。
而今燒汞要成家,采戰無非圖救急。
縱有神仙累劫修,不及庸流眼前力。
一盆火內練能成,兩片皮中抽得出。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线上娱乐自助领体验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