詩曰:

婦女輕自縊,就里別貞淫。
若非能審處,枉自負歸陰。

話說婦人短見,往往沒奈何了,便自輕生。所以縊死之事,惟婦人極多。然有死得有用的,有死得沒用的。湖廣黃州薪水縣有一個女子陳氏,年十四歲,嫁與周世文為妻。世文年紀更小似陳氏兩歲,未知房室之事。其母馬氏是個寡婦,卻是好風月淫瀾之人。先與奸夫察鳳鳴私通,后來索性贅他入室,作做晚夫。欲心未足,還要吃一看二。有個方外僧人性月,善能養龜,廣有春方,也與他搭上了。察鳳鳴正要學些抽添之法,借些藥力幫襯,并不吃醋捻酸,反與僧人一路宣淫,曉夜無度。有那媳婦陳氏在向前走動,一來礙眼,二來也帶些羞慚,要一網兜他在里頭。況且馬氏中年了,那兩個奸夫見了少艾女子,分外動火,巴不得到一到手。三人合伴百計來哄誘他,陳氏只是不從。婆婆馬氏怪他不肯學樣,羞他道:“看你獨造了貞節牌坊不成!”先是毒罵,漸加痛打。察鳳鳴假意旁邊相勸,便就捏捏撮撮撩撥他。陳氏一頭受打,一頭口里亂罵鳳鳴道:“由婆婆自打,不干你這野賊事,不要你來勸得!”婆婆道:“不知好歹的賤貨!必要打你肯順隨了才住。”陳氏道:“拚得打死,決難從命!”察鳳鳴趁勢抱住道:“乖乖,偏要你從命,不舍得打你。”馬氏也來相幫,扯褲撳腿,強要奸他。怎當得陳氏亂顛亂滾,兩個人用力,只好捉得他身子住,那里有閑空湊得著道兒行淫?原來世間強奸之說,元是說不通的。落得馬氏費壞了些氣力,恨毒不過,狠打了一場才罷。

陳氏受這一番作踐,氣忿不過。跑回到自己家里,哭訴父親陳東陽。那陳東陽是個市井小人,不曉道理的,不指望幫助女兒,反說道:“不該逆著婆婆,凡事隨順些,自不討打。”陳氏曉得分理不清的,走了轉來,一心只要自盡。家里還有一個太婆,年紀八十五了,最是疼他的。陳氏對太婆道:“媳婦做不得這樣狗彘的事,尋一條死路罷。不得伏侍你老人家了。卻是我決不空死,我決來要兩個同去。”太婆道:“我曉得你是個守志的女子,不肯跟他們狐做。卻是人身難得,快不要起這樣念頭!”陳氏主意已定,恐怕太婆老人家婆兒氣,又或者來防閑著他,假意道:“既是太婆勸我,我只得且忍著過去。”是夜在房竟自縊死。

死得兩日,馬氏晚間取湯操牝,正要上床與察鳳鳴快活,忽然一陣冷風過處,見陳氏拖出舌頭尺余,當面走來。叫聲:“不好了!媳婦來了!”驀然倒地,叫喚不醒。察鳳鳴看見,嚇得魂不附體,連夜逃走英山地方,思要躲過。不想心慌不擇路,走脫了力。次日發寒發熱,口發譫語,不上幾日也死了。眼見得必是陳氏活拿了去。此時是六月天氣,起初陳氏死時,婆婆恨他,不曾收殮。今見顯報如此,鄰里喧傳,爭到周家來看。那陳氏停尸在低檐草屋中,烈日炎蒸,面色如生,毫不變動。說起他死得可憐,無不垂涕。又見惡姑奸夫俱死,又無不拍手稱快。有許多好事儒生,為文的為文,作傳的作傳,備了牲禮,多來祭奠。呈明上司,替他立起祠堂。后來察院子風,奏知朝廷,建旌表為烈婦。果應著馬氏獨造牌坊之讖。這個縊死,可不是死得有用的了?

蓮花出水,不染泥淤。均之一死,唾罵在姑!

湖廣又有承天府景陵縣一個人家,有姑嫂兩人。姑未嫁出,嫂也未成房,尚多是女子,共居一個小樓上。樓后有別家房屋一所,被火焚過,余下一塊老大空地,積久為人堆聚糞穢之場。因此樓墻后窗,直見街道。二女閑空,就到窗邊看街上行人往來光景。有鄰家一個學生,朝夕在這街上經過,貌甚韶秀。二女年俱二八,情欲已動,見了多次,未免妄想起來。便兩相私語道:“這個標致小官,不知是那一家的。若得與他同宿一晚,死也甘心。”

正說話間,恰好有個賣糖的小廝,喚做四兒,敲著鑼在那里后頭走來。姑嫂兩人多是與他賣糖廝熟的,樓窗內把手一招,四兒就桃著擔走轉向前門來,叫道:

“姑娘們買糖!”姑嫂多走下樓來,與他買了些糖,便對他道:“我問你一句說話,方才在你前頭走的小官,是那一家的?”四兒道:“可是那生得齊整的么?”二女道:“正是。”四兒道:“這個是錢朝奉家哥子。”二女道:“為何日日在這條街上走來走去?”四兒道:“他到學堂中去讀書。姑娘問他怎的?”二女笑道:“不怎的,我們看見問問著。”四兒年紀雖小,到是點頭會意的人,曉得二女有些心動,便道:“姑娘喜歡這哥子,我替你們傳情,叫他來耍耍何如;”二女有些羞縮,多紅了臉。半響方才道:“你怎么叫得他來?”四兒道:“這哥子在書房中,我時常桃擔去賣糖,極是熟的。他心性好不風月,說了兩位姑娘好情,他巴不得在里頭的。只是門前不好來得,卻怎么處?”二女笑道:“只他肯來,我自有處。”四兒道:“包管我去約得來。”二女就在汗巾里解下一串錢來,遞與四兒道:“與你買果子吃。煩你去約他一約,只叫他在后邊糞場上走到樓窗下來,我們在樓上窗里拋下一個布兜,兜他上來就是。”四兒道:“這等,我去說與他知道了,討了回音來復兩位姑娘。”三個多是孩子家,不知甚么利害,歡歡喜喜各自散去。四兒走到書房來尋錢小官,撞著他不在書房,不曾說得,走來回復。把鑼敲得響,二女即出來問,四兒便說未得見他的話。二女苦央他再去一番,千萬等個回信。四兒去了一合,又走來道:“偏生今日他不在書房中,待走到他家里去與他說。”二女又千叮萬囑道:“不可忘了。”似此來去了兩番。

對門有個老兒姓程,年紀七十來歲,終日坐在門前一只凳上,朦朧著雙眼,看人往來。見那賣糖的四兒在對門這家去了又來,頻敲糖鑼。那里頭兩個女子,但是敲鑼,就走出來與他交頭接耳。想道:“若只是買糖,一次便了,為何這等藤纏?里頭必有緣故。”跟著四兒到僻凈處,便一把扯住問道:“對門這兩個女兒,托你做些甚么私事?你實對我說了,我與你果兒吃。”四兒道:“不做甚么事。”程老兒道:“你不說,我只不放你。”四兒道:“老人家休纏我,我自要去尋錢家小哥。”程老兒道:“想是他兩個與那小官有情,故此叫你去么?”四兒被纏不過,只得把實情說了。程老兒帶著笑說道:“這等,今夜若來就成事了。”四兒道:“卻不怎的。”程老兒笑嘻嘻的扯著四兒道:“好對你說,作成了我罷。”四兒拍手大笑道:“他女兒家,喜歡他小官,要你老人家做甚么?”程老兒道:“我老則老,興趣還高。我黑夜里坐在布兜內上去了,不怕他們推了我出來,那時臨老入花叢,我之愿也。”四兒道:“這是我哄他兩個了,我做不得這事。”程老兒道:“你若依著我,我明白與你件衣服穿。若不依我,我去對他家家主說了,還要拿你這小猴子去擺布哩!”四兒有些著忙了,道:“老爹爹果有此意,只要重賞我,我便假說是錢小官,送了你上樓罷。”程老兒便伸手腰間錢袋內,模出一塊銀子來,約有一錢五六分重,遞與四兒道:“你且先拿了這些須去,明日再與你衣服。”四兒千歡萬喜,果然不到錢家去。竟制一個謊走來回復二女道:“說與錢小官了,等天黑就來。”二女喜之不勝,停當了布匹等他,一團春興。

誰知程老兒老不識死,想要剪綹。四兒走來,回了他話。他就呆呆等著日晚。家里人叫他進去吃晚飯,他回說:“我今夜有夜宵主人,不來吃了。”磕磕撞撞,撞到糞場邊來。走至樓窗下面,咳嗽一聲。時已天黑不辨色了。兩女聽得人聲,向窗外一看,但見黑勉勉一個人影,料道是那話來了。急把布來每人捏緊了一頭,放將中段下去。程老兒見布下來了,即兜在屁股上坐好。樓上見布中已重,知是有人,扯將起去。那程老兒老年的人,身體干枯,苦不甚重。二女趁著興高,同力一扯,扯到窗邊。正要伸手扶他,樓中火光照出窗外,卻是一個白頭老人,吃了一驚。手臂索軟,布扯不牢。一個失手,程老兒早已頭輕腳重,跌下去了。二女慌忙把布收進,顫篤篤的關了樓窗,一場掃興,不在話下。

次日程老兒家,見家主夜晚不回,又不知在那一家宿了,分頭去親眷家問,沒個蹤跡。忽見糞場墻邊一個人死在那里,認著衣服,正是程翁。報至家里,兒子每來看看,不知其由。只道是老人家腳蹉自跌死了的。一齊哭著,抬回去。一面開喪入鹼,家里嚷做一堆。那賣糖的四兒還不曉得緣故,指望討夜來信息,希冀衣服。莽莽走來,聽見里面聲喧。進去看看,只見程老兒直挺挺的躺在板上,心里明知是昨夜做出來的,不勝傷感,點頭嘆息。程家人看見了道:“昨夜晚上請吃晚飯時,正見主翁同這個小廝在那里卿噥些甚么,想是牽他到那處去。今日卻死在墻邊,那廂又不是街路,死得蹺蹊。這小廝必定知情。”眾人齊來一把拿住道:“你不實說,活活打死你才住!”四兒慌了,只得把昨日的事一一說了,道:“我只曉得這些緣故,以后去到那里,怎么死了,我實不知。”程家兒子聽了這話道:“雖是我家老子,老沒志氣,牽頭是你。這條性命,斷送在你身上,干休不得!”就把四兒縛住,送到官司告理。四兒到官,把首尾一十一五說了。事情干連著二女,免不得出牌行提。二女見說,曉得要出丑了,雙雙縊死樓上。只為一時沒正經,不曾做得一點事,葬送了三條性命。這個縊死,可不是死得沒用的了?

二美屬目,眷眷戀童。老翁鳳孽,彼此兇終。

小子而今說一個縊死的,只因一吊,到吊出許多妙事來。正是:

失馬未為禍,其間自有緣。
不因俱錯認,怎得兩團圓?

話說吳淞地方有一個小官人,姓孫,也是儒家子弟。年方十六,姿容甚美。隔鄰三四家,有一寡婦姓方。嫁與賈家,先年其夫亡故。止生得一個女兒,名喚閏娘。也是十六歲,貌美出群。只因家無男子,止是娘女兩個過活,雇得一個禿小廝使喚。無人少力,免不得出頭露面。鄰舍家個個看見的,人人稱羨。孫小官自是讀書之人,又年紀相當,時時撞著。兩下眉來眼去,各自有心。只是方媽媽做人刁鉆,心性兇暴,不是好惹的人,拘管女兒甚是嚴緊。日里只在面前,未晚就收拾女兒到房里去了。雖是賈閏娘有這個孫郎在肚里,只好空自咽唾。孫小官恰像經布一般,不時往來他門首。只弄得個眼熟,再無便處下手。幸喜得方媽媽見了孫小官,心里也自愛他一分的,時常留他吃茶,與他閑話。算做通家子弟,還得頻來走走,捉空與閏娘說得句把話。閏娘恐怕娘疑心,也不敢十分兜攬。似此多時,孫小官心癢難熬,沒個計策。

一日,賈閏娘穿了淡紅褂子在窗前刺繡。孫小官走來看見無人,便又把語言挑他。賈閏娘提防娘瞧著,只不答應。孫小官不離左右的踅了好兩次,賈閏娘只怕露出破綻,輕輕的道:“青天白日,只管人面前來晃做甚么?”孫小官聽得只得走了去,思量道:“適間所言,甚為有意。教我青天白日不要來晃,敢是要我夜晚些來?或有個機會也不見得。”等到傍晚,又重來賈家門首呆呆立著。見賈家門已閉了,忽聽得呀的一響,開將出來。孫小官未知是那個,且略把身子褪后,望把門開處走出一個人來,影影看去,正是著淡紅褂子的。孫小官喜得了不得,連忙尾來,只見走入坑廁里去了。孫小官也跳進去,攔腰抱住道:“親親姐姐,我被你想殺了!你叫我日里不要來,今已晚了,你怎生打發我?”那個人啐了一口道:“小入娘賊!你認做那個哩?”元來不是賈閏娘,是他母親方媽媽。為晚了到坑廁上收拾馬子。因是女兒換下褂子在那里,他就穿了出來。孫小官一心想著賈閏娘,又見衣服是日里的打扮,娘女們身分必定有些廝象,眼花撩亂認錯了。直等聽得聲音,方知是差訛,打個失驚,不要命的一道煙跑了去。

方媽媽吃了一場沒意思,氣得顫抖抖的,提了馬子回來。想著道:“適才小猢猻的言語,甚有蹺蹊。必是女兒與他做下了,有甚么約會,認錯了我,故作此行徑,不必說得。”一忿之氣,走進房來對女兒道:“孫家小猢猻在外頭叫你,快出去!”賈閏娘不知一些清頭,說道:“甚么孫家李家,卻來叫我?”方媽媽道:“你這臭淫婦約他來的,還要假撇清?”賈閏娘叫起屈來道:“那里說起?我好耽耽坐在這里,卻與誰有約來?把這等話贓污我!”方媽媽道:“方才我走出去,那小猢猻急急趕來,一口叫姐姐,不是認做了你這臭淫婦么?做了這樣齷齪人,不如死了罷!”賈閏娘沒一得分剖,大哭道:“可不是冤殺我,我那知他這些事體來!”方媽媽道:“你渾身是口,也洗不清。平日不調得喉慣,沒些事體,他怎敢來動手動腳?”方媽媽平日本是難相處的人,就碎聒得一個不了不休。賈閏娘欲待辨來,往常心里本是有他的,虛心病,說不出強話。欲待不辨來,其實不曾與他有勾當,委是冤屈。思量一轉,淚如泉涌,道:“以此一番,防范越嚴,他走來也無面目,這因緣料不能勾了。況我當不得這擦刮,受不得這腌臜,不如死了,與他結個來生緣罷!”哭了半夜,趁著方媽媽炒罵興闌,精神疲倦,昏昏熟睡,輕輕床上起來,將束腰的汗巾懸梁高吊。正是

未得野鴛交頸,且做羚羊掛角。

且說方媽媽一覺睡醒,天已大明,口里還嘮嘮叨叨說昨夜的事,帶著罵道“只會引老公招漢子,這時候還不起來,挺著尸做甚么!”一頭碎聒,一頭穿衣服。靜悄悄不見有人聲響,嚷道:“索性不見則聲,還嫌我做娘的多嘴哩!”夾著氣蠱,跳下床來。抬頭一看,正見女兒掛著,好似打秋千的模樣。叫聲“不好了!”連忙解了下來,早已滿口白沫,鼻下無氣了。方媽媽又驚又苦又懊悔,一面抱來放倒在床上,捶胸跌腳的哭起來。哭了一會,狠的一聲道:“這多是孫家那小入娘賊,害了他性命。更待干罷,必要尋他來抵償,出這口氣!”又想道:“若是小入娘賊得知了這個消息,必定躲過我。且趁著未張揚時去賺得他來,留住了,當官告他,不怕他飛到天外去。”忙叫禿小廝來,不與他說明,只教去請孫小官來講話。

孫小官正想著昨夜之事,好生沒意思。聞知方媽媽請他,一發心里縮縮朒朒起來,道:“怎到反來請我?敢怕要發作我么?”卻又是平日往來的,不好推辭得。只得含著些羞慚之色,隨著禿小廝來到。見了方媽媽,方媽媽撮起笑容來道:

“小哥夜來好莽撞!敢是認做我小女么!”孫小官面孔通紅,半響不敢答應。方媽媽道:“吾家與你家,門當戶對,你若喜歡著我女兒,只消明對我說,一絲為定,便可成事。何必做那鼠竊狗偷沒道理的勾當?”孫小官聽了這一片好言,不知是計,喜之不勝道:“多蒙媽媽厚情!待小子備些薄意,央個媒人來說。”方媽媽道:“這個且從容。我既以口許了你,你且進房來,與小女相會一相會,再去央媒也未遲。”孫小官正像尼姑庵里賣卵袋,巴不得要的。歡天喜地,隨了方媽媽進去。方媽媽到得房門邊,推他一把道:“在這里頭,你自進去。”孫小官冒冒失失,踹腳進了房。方媽媽隨把房門拽上了,鏗的一聲下了鎖。隔著板障大聲罵道:“孫家小猢猻聽著,你害我女兒吊死了,今挺尸在床上,交付你看守著。我到官去告你因奸致死,看你活得成活不成!”孫小官初時見關了門,止有些慌忙,道不知何意。及聽得這些說話,方曉得是方媽媽因女兒死了,賺他來討命。看那床上果有個死人躺著,老大驚惶。卻是門兒已鎖,要出去又無別路。在里頭哀告道:“媽媽,是我不是,且不要經官,放我出來再商量著。”門外悄沒人應。元來方媽媽叫禿小廝跟著,已去告訴了地方,到縣間遞狀去了。

孫小官自是小小年紀,不曾經過甚么事體,見了這個光景,豈不慌怕?思量道:“弄出這人命事來,非同小可!我這番定是死了。”嘆口氣道:“就死也罷,只是我雖承姐姐顧盼好情,不曾沾得半分實味。今卻為我而死,我免不得一死償他。無端的兩條性命,可不是前緣前世欠下的業債么?”看著賈閏娘尸骸,不覺傷心大哭道:“我的姐姐,昨日還是活潑潑與我說話的,怎今日就是這樣了,卻害著我?”正傷感間,一眼覷那賈閏娘時:

雙眼雖閉,一貌猶生。裊裊腰肢,如不舞的迎風楊柳;亭亭體態,像不動的出水芙蕖。宛然美女獨眠時,只少才郎同伴宿。孫小官見賈閏娘顏面如生,可憐可愛,將自己的臉偎著他臉上,又把口嗚嘬一番,將手去摸摸肌膚,身體還是和軟的,不覺興動起來。心里想道:“生前不曾沾著滋味,今旁無一人,落得任我所為。我且解他的衣服開來,雖是死的,也弄他一下,還此心愿,不枉把性命賠他。”就揭開了外邊衫子與裙子,把褲子解了帶扭,褪將下來,露出雪白也似兩腿。看那牝處,尚自光潔無毛。真是:陰溝渥丹,火齊欲吐。兩腿中間,兀自氣騰騰的。孫小官按不住欲心如火,騰的跳上身去,分開兩股,將鐵一般硬的玉莖,對著牝門,用些唾津潤了,弄了進去,抽拽起來。嘴對著嘴,恣意親咂。只見賈閏娘口鼻中漸漸有些氣息,喉中咯咯聲響。元來起初放下時,被汗巾勒住了氣,一時不得回轉,心頭溫和,原不曾死。方媽媽性子不好,一看見死了,就耐不得,只思報仇害人,一下子奔了出去,不曾仔細解救。今得孫小官在身體上騰那,氣便活動,口鼻之間,又接著真陽之氣,懨懨的蘇醒轉來。

孫小官見有些奇異,反驚得不敢胡動。跳下身來,忙把賈閏娘款款扶起。閏娘得這一起,胸口痰落,忽地叫聲“哎呀!”早把雙眼朦朧閃開,看見是孫小官扶著他,便道:“我莫不是夢里么?”孫小官道:“姐姐,你險些害殺我也!”閏娘道:“我媽媽在那里了,你到得這用?”孫小官道:“你家媽媽道你死了,哄我到此,反鎖著門,當官告我去了。不想姐姐卻得重醒轉來。而今媽媽未來,房門又鎖得好好的,可不是天叫我兩個成就好事了?”閏娘道:“昨夜受媽媽吵聒不過,拼著性命。誰知今日重活,又得見哥哥在此,只當另是一世人了!”孫小官抱住要云雨。閏娘羞阻道:“媽媽昨日沒些事體,尚且百般丑罵,若今日知道與哥哥有些甚么,一發了不得!”孫小官道:“這是你媽媽自家請我上門的,須怪不得別人。況且姐姐你適才未醒之時,我已先做了點點事了,而今不必推掉得。”閏娘見說,自看身體上,才覺得裙褲俱開,陰中生楚,已知著了他手。況且原是心愛的人,有何不情愿?只算任憑他舞弄。孫小官重整旗槍,兩下交戰起來。

一個朦朧初醒,一個熱鬧重興。烈火干柴,正是棋逢對手;疾風暴雨,還饒未慣嬌姿。不怕隔垣聽,喜的是房門靜閉;何須牽線合,妙在那覿面成交。兩意濃時,好似渴中新得水;一番樂處,真為死去再還魂。

兩人無拘無管、盡情盡意樂了一番。閏娘道:“你道媽媽回家來,見了卻怎么?”孫小官道:“我兩人已成了事,你媽媽來家,推也推我不出去,怕他怎么?誰叫他鎖著你我在這里的?”兩人情投意合,親愛無盡。也只誆媽媽就來,誰知到了天晚,還不見回。閏娘自在房里取著火種,到廚房中做飯與孫小官吃。孫小官也跟著相幫動手,已宛然似夫妻一般。至晚媽媽竟不來家,兩人索性放開肚腸,一床一臥,相偎相抱睡了。自不見有這樣湊趣幫襯的事,那怕方媽媽住在外邊過了年回來,這廂不題。

且說方媽媽這日哄著孫小官鎖禁在房了,一徑到縣前來叫屈。縣官喚進審問。方媽媽口訴因奸致死人命事情。縣官不信道:“你們吳中風俗不好,婦女刁潑。必是你女兒病死了,想要圖賴鄰里的?”方媽媽說:“女兒不從縊死,奸夫現獲在家。只求差人押小婦人到家,便可扭來,登堂究問。如有虛誑,情愿受罪。”縣官見他說得的確,才叫個吏典將紙筆責了一詞,準發該房出牌行拘。方媽媽終是個女流,被衙門中刁難,要長要短的,詐得不耐煩,才與他差得個差人出來。差人又一時不肯起身,藤纏著要錢,羈絆住身子。

轉眼已是兩三日,方得同了差人,來到自家門首。方媽媽心里道:“不誆一出門擔閣了這些時,那小猢猻不要說急死,餓也該餓得零丁了。”先請公差到堂屋里坐下,一面將了鑰匙去開房門。只聽得里邊笑語聲響,心下疑惑道:“這小猢猻在里頭卻和那個說話?”忙開進去,抬眼看時,只見兩個人并肩而坐,正在那里知心知意的商量。方媽媽驚得把雙眼一擦,看著女兒道:“你幾時又活了?”孫小官笑道:“多承把一個死令愛交我相伴,而今我設法一個活令愛還了。這個人是我的了。”方媽媽呆了半響,開口不得。思量沒收場,只得拗曲作直,說道:“誰叫你私下通奸?我已告在官了。”孫小官道:“我不曾通奸,是你鎖我在房里的,當官我也不怕。”方媽媽正有些沒擺布處,心下躊躇,早忘了支分公差。

外邊公差每焦躁道:“怎么進去不出來了?打發我們回復官人去!”方媽媽只得走出來,把實情告訴公差道:“起初小女實是縊死了,故此告這狀。不想小女仍復得活,而今怎生去回得官人便好?”公差變起臉來道:“匾大的天,憑你掇出掇入的?人命重情,告了狀又說是不死。你家老子做官也說不通!誰教你告這樣謊狀?”方媽媽道:“人命不實,奸情是真。我也不虛情,有煩替我帶人到官,我自會說。”就把孫小官交付與公差。孫小官道:“我須不是自家走來的,況且人又不曾死,不犯甚么事,要我到官何干?”公差到:“這不是這樣說,你牌上有名,有理沒理,你自見官分辨,不干我們事。我們來一番,須與我們差使錢去。”孫小官道:“我身子被這里媽媽鎖住,餓了幾日,而今拼得見官,那里有使用?但憑媽媽怎樣罷了!”當下方媽媽反輸一帖,只得安排酒飯,款待了公差。公差還要連閏娘帶去,方媽媽求免女兒出官。公差道:“起初說是死的,也少不得要相驗尸首,而今是個活的,怎好不見得官?”賈閏娘聞知,說道:“果要出丑,我不如仍舊縊死了罷。”方媽媽沒奈何,苦苦央及公差。公差做好做歉了一番,又送了東西,公差方肯住手。只帶了孫小官同原告方媽媽到官回復。

縣官先叫方媽媽問道:“你且說女兒怎么樣死的?”方媽媽因是女兒不曾死,頭一句就不好答應。只得說:“爺爺,女兒其實不曾死。”縣官道:“不死,怎生就告人因奸致死?”方媽媽道:“起初告狀時節是死的,爺爺準得狀回去,不想又活了。”縣官道:“有這樣胡說!原說吳下婦人刁,多是一派虛情,人不曾死,就告人命,好打!”方媽媽道:“人雖不死,奸情實是有的。小婦人現獲正身在此。”縣官就叫孫小官上去問道:“方氏告你奸情,是怎么說?”孫小官道:“小人委實不曾有奸。”縣官道:“你方才是那里拿出來的?”孫小官道:“在賈家房里。”縣官道:“可知是行奸被獲了。”孫小官道:“小人是方氏騙去,鎖在房里,非小人自去的,如何是小人行奸?”縣官又問方媽媽道:“你如何騙他到家?”方媽媽道:“他與小婦人女兒有奸,小婦人知道了,罵了女兒一場,女兒當夜縊死。所以小婦人哄他到家鎖住了,特來告狀。及至小婦人到得家里,不想女兒已活,雙雙的住在房里了幾日,這奸情一發不消說起了。”孫小官道:“小人與賈家女兒鄰居,自幼相識,原不曾有一些甚么事。不知方氏與女兒有何話說,卻致女兒上吊。道是女兒死了,把小人哄到家里,一把鎖鎖住,小人并不知其由。及至小人慌了,看看女兒尸首時,女兒忽然睜開雙目,依然活在床上。此時小人出來又出來不得,便做小人是柳下惠、魯男子時,也只索同這女兒住在里頭了。不誆一住就是兩三日,卻來拿小人到官。這不是小人自家走進去住在里頭的,須怪小人不得,望爺爺詳情。”

縣官見說了,笑將起來道:“這說的是真話。只是女兒今雖不死,起初自縊,必有隱情。”孫小官道:“這是他娘女自有相爭,小人卻不知道。”縣官叫方氏起來問道:“且說你女兒為何自縊?”方媽媽道:“方才說過,是與孫某有奸了。”縣官道:“怎見得他有奸?拿奸要雙,你曾拿得他著么?”方媽媽道:“他把小婦人認做女兒,趕來把言語調戲,所以疑心他有奸。”縣官笑道:“疑心有奸,怎么算得奸?以前反未必有這事,是你疑錯了,以后再活轉來,同住這兩日夜,這就不可知。卻是你自鎖他在房里成就他的,此莫非是他的姻緣了。況已死得活,世所罕有,當是天意。我看這孩子儀容可觀,說話伶俐。你把女兒嫁了他,這些多不消饒舌了。”方媽媽道:“小婦人原與他無仇,只為女兒死了,思量沒處出這口氣,要擺布他。今女兒不死,小婦人已自悔多告了這狀了,只憑爺爺主張。”縣官大笑道:“你若不出來告狀,女兒與女婿怎能勾先相會這兩三日?”遂援筆判道:“孫郎賈女,貌若年當。疑奸非好,認死不死。欲望其鉆穴之身,反遂夫同衾之樂。似有天意,非屬人為。宜效綢繆,以消怨曠。”判畢,令吏典讀與方媽媽。孫小官聽了,俱各喜歡,兩兩拜謝而出。孫小官就去擇日行禮,與賈閏娘配為夫婦。這段姻緣,分明在這一吊上成的。有詩為證:

姻緣分定不須忙,自有天公作主張。
不是一番寒徹骨,怎得梅花撲鼻香?


發表評論:


?
友情鏈接:三言二拍 安卓啦 囧ing 比比網
线上娱乐自助领体验金